唐功林:一个践行者的旅程

2020-12-16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89月,校友总会办公室、校就业中心、校团委牵头组织了校友服务发展协会与校团委青苗计划一期学员集中采访近40名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校友,记录他们落实精准扶贫,实现群众增收、百姓富裕的真实故事,共绘扶贫路上交大人的斑斓地图。本期让我们跟随唐功林校友的脚步,走进西藏萨嘎,继续扶贫路上交大人地图之旅!

他是一个践行者。出于对世界的好奇,他不断拓展生命的宽度,西藏是他旅程的起点。他是唐功林,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2019届本科,任职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萨嘎县达吉岭乡。

每一个个体都对他所处的共同体具有某种义务 

大学期间,唐功林沉浸在书籍和电影、音乐的艺术海洋,追求自由和精神独立。他读了很多书,但依然对许多事情存有疑问。唐功林曾任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并在大三暑期实践去过鄂尔多斯等地,对西藏和选调生有一定了解。毕业时,他想去外面的世界走走,当学院老师问他要不要考虑去西藏专招时,他问自己:一个人是否对他所处的共同体具有某种义务?最后,他给了自己肯定的回答。另一方面,受到约瑟夫·坎贝尔《千面英雄》的影响,他认为,每个人都必须、也必将像书中描述的那样,经历自己的英雄的旅程,从一次出发开始,往往是离开,也是一次回归。怀着此些浪漫的情愫,唐功林启程前往西藏。经历了在西藏的一年生活,唐功林觉得有些事必须要离开学校才能思考,所以他相信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摄于:201911月,从拉萨前往日喀则的火车上

我相信,这里会越来越美好

唐功林说,只有像个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那样亲自来到西藏,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毕竟平常所认识到的西藏都要通过某些特定的媒介。当站在这里后,真实的西藏远比任何媒体介绍的都更为丰富,也更加充满魅力。他还主动申请去到四类区的日喀则市萨嘎县达吉岭乡驻村。驻村工作中,唐功林主要负责党建工作。他手头的日常工作一般是写各种材料,也会和同事们一起去走访群众。 

刚到村上,新的村委会还在建设中,准确点说,因为天气过于严寒停工了。所以,驻村工作队住在帐篷里,是那种民政抗灾专用的帐篷,大约20平米,靠帐篷的两边摆放着四张藏式床,床相当窄,不到1米宽,帐篷中间摆放着一个炉子,可以烧牛粪或煤炭来取暖。唐功林说,这边的人都是靠这样取暖才得以度过冬天。这种住帐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今年6月底才结束,那时新的村委会建好了。

摄于:萨嘎县达吉岭乡

萨嘎县是边境县,海拔也高,人口较少,一个村人口都是两三百左右。热嘎村大约三百多人,是达吉岭乡几个村里人数最多的一个村。由于海拔高,这里连一棵树都长不了,更不用说粮食,所以,村上没有农业,只有牧业,传统的生产方式就是游牧,牧民带着他们的牦牛、羊游牧在这里的高寒草甸上,一年间大概要经历三次转场,从一个放牧点转到另一个放牧点,这就是游牧民的生活。他们的收入一部分就是靠牛羊,但现在这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是靠劳务输出,也就是外出务工。脱贫攻坚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鼓励劳务输出,根本原因就是传统游牧收益低,海拔4600多米,对所有生物来说都是一个负担,牦牛和羊的出生率、出栏率都很低,一个家庭一年能卖出几只牦牛就很不错了,这根本不够。鼓励劳务输出,这在内地不是个问题,但在这里是个需要花点精力的事。或许是传统的游牧思维,很少有牧民想着外出务工,也不太能适应市场需求。比如今年,萨嘎县变电站工程在热嘎村境内施工,需要劳工,乡党委已经和施工单位联系好了给热嘎村20个名额,之后乡党委书记到村里宣讲动员,村两委班子做思想工作,但到了约定那一天,前来工地的牧民还只有几个。当然,经过一番努力,20201116日,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萨嘎变电站启动带电成功,这是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建成并启动的、目前世界海拔的最高220千伏变电站,海拔高度为4688米。唐功林觉得,接通国家电网之后,这里会更好。

摄于:萨嘎县达吉岭乡

还有一件让他感到高兴的事是这个村有15个大学生。驻村队刚到村上时,由于受疫情影响,他们还没有去上学。328日那天,驻村工作队就召集这些大学生到村委会与他们进一步交流。之后唐功林一直与他们保持联系,他相信这些大学生会渐渐让这里变得更好。

摄于:2020328日,热嘎村驻村工作队与村里的大学生们合影留念

有时候,他会在夜里走出屋外,仰望星空。他说,当你在海拔4600多米的地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走出你居住的房子,当你站在这大地上,四周是绝对的寂静,没有一丝灯光,但是月亮与星星都在交相辉映,漫天星辰,你会觉得它们离你很近。在那些时候,他会更加肯定自己的选择,走向西藏,走向基层,走向自己。

 

作者:董梦婷

供稿单位:校友总会办公室 校团委 就业中心 人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