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节潭:长成高原上的一棵树 ——在上海交大青海校友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2020-11-07

 

各位领导、各位校友:

大家好!我叫张节潭,山东枣庄人,电信学院2009年博士毕业,我发言的题目是长成高原上的一棵树

11年前,也就是2009年的41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青海。那年的329日,受意向工作单位实地考察的邀请,我踏上了从上海开往西宁的火车。那正是江南一年中最美的季节,春阳和煦,百花争艳,闵行校园里玉兰花吐蕊绽放,包图后的水杉林郁郁葱葱。火车沿着京沪线一路向北,在徐州转入陇海线再一路向西,沿途的色调逐渐暗淡。进入黄土高原,草木尚未发芽,满眼都是支离破碎的沟沟壑壑。过了兰州,两边的山上已经难以看到绿色。两天两夜后,我到达了西宁,当晚下了一场大雪,早上天地一片雪白。我的心里温度也跌倒了冰点。今后就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工作、安家、生活吗?在人生的三叉路口,耳畔响起了前人先贤们那些豪气干云的诗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吟诵着它们安慰自己,给自己打气。回到学校后,我在博士论文的后记里写下,“有一种情怀,因感动而承诺,因承诺而有恒;有一种信念,家国系于一心,事功期于至境。思源致远,是交大这所百年名校给予我的人文滋养”。

20098月,我与小桥流水、轻柔温婉的江南做了一个道别,再次循着长江、黄河奔涌激荡的血脉溯流而上,与西风大漠、金戈铁马的高原开启一段情缘。

那时西宁周边的山上光秃秃的,适合生长的树木很少,空气异常干燥。宿舍楼的小院里有两棵洋槐树,这种家乡常见的乔木让我感到特别亲切。3个月实习期过去,领导安排我参加编写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规划。当我倾尽所学、倾尽所能完成后,本以为会收获肯定,谁知受到了严重的质疑:不接地气,纸上谈兵,不切实际。我的心情再次跌到了谷底,很长一段时间工作不在状态。院子里的洋槐树早已树叶凋零,夜深人静,望着干枯的枝丫,我不禁想起家乡的杨树、枣树,想起江南的水杉、玉兰,那些高大挺拔的乔木,那些春华秋实的乔木。我问自己:是走还是留?

2010年下半年,青海揭开了新能源发展的大幕,开始在清洁能源转型的道路上高歌猛进。部门领导看出我的思想不稳定,就主动做我的思想工作,给我压担子,让我从一些基础的事情做起,并发挥我的专业特长开展一些关于新能源并网的前瞻性研究,而这些正是我博士论文的研究内容,也正是当初选择青海的底气所在。通过努力,公司在集中式光伏发电并网运行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我逐渐被大家所认可。我就像沐浴着阳光雨露的一棵树,虽然辛苦,却很快乐。

20136月,我到格尔木参加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二通道的投运调试。我们驱车从格尔木到位于大柴旦的鱼卡开关站,中间经过一片草原。车子在一个湖边拐了个弯,老远就看到一棵高大挺拔的树笔直地立在那里,树高应该超过10米,就像一个巨人站在湖边沉思。我在车上久久地盯着那棵树,心想,那一定是特别孤独寂寞的一棵树,它旁边连一个可以说话的同伴都没有,甚至方圆几十里也找不到第二棵;那一定是特别坚强坚韧的一棵树,高原土壤如此贫瘠,他该经历了怎样的风霜雪雨;那一定是特别有思想的一棵树,他以路标的形式存在让所有的成长、坚守和苦难都有了价值和意义。

此后,那棵树的形象便烙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对自己说,努力长成高原上的一棵树。后来,我参与了玉树联网、西格电铁等重大工程的投运,主持了若干重大科研项目,参加了青海省光伏发电并网技术重点实验室和青海省新能源大数据中心的建设,2019年我荣获青海省五四青年奖章。

如今我已经成长为公司的一名中层干部。在今年新员工的见面会上,面对一个个青春面庞,我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看到了一棵棵小树苗。我语重心长地说,希望你们能够将个人的梦想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里,融入到青海省“一优两高”的战略蓝图里,融入到企业战略目标的落地实践中,只有这样,生命的根基才会更加牢固,人生的舞台才会更加宽广,个人的价值才能得到更大的彰显。

在座的每一位选择扎根青海的校友都何尝不是长在高原上的一棵树呢?长成一棵树不容易,在高原上长成一棵树更不容易,这离不开个人的努力、离不开外界的环境。我坚信,在大家的努力下,在母校的关怀下,每个人都会在岗位上长成一棵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让“思源致远”的精神在三江之源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谢谢大家!

 

(张节潭,上海交大2009届博士校友、国家电网青海省电力公司电力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本文是他在1011日上海交大青海校友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作者:张节潭

供稿单位: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