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原江南造船董事长、原外高桥造船董事长、上海交通大学1970届校友陈金海

2020-09-07

 

202089915分,原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原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原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交通大学1970届材料工程系校友陈金海,因病医治无效,于华东医院与世长辞,享年76岁。

 

陈金海

陈金海,1944年出生于福建莆田,197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材料工程系,同年进入江南造船厂工作。在江南造船工作期间,陈金海成功推进江南重工上市,实现江南造船与求新造船资产重组、江南造船与华融资产公司债转股,江南造船成功改制为现代企业制度等。在江南选址长兴、江南搬迁和建设长兴的过程中,陈金海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江南造船再创新的百年辉煌打下了坚实基础。他以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为我国国防建设奔走呼吁,呕心沥血,先后领导、组织并参与了远望系列船、现代导弹驱逐舰、常规潜艇等多种型号的海军最新舰船的研制,出色完成了国家重大专项任务,受到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表彰,为新时期人民海军的强盛,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先后被评为上海市优秀企业家、上海市十佳厂长、中国国防科技系统优秀党政干部、中国优秀军工企业家。

 

五虎大学,他选交大

1944年,陈金海出生于福建莆田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因家境贫寒,上完小学三年级的陈金海就辍学在家,原以为人生就会这样走下去,后来国家普及小学教育的政策,让陈金海得以复学。凭借刻苦努力学习,小学毕业的陈金海被保送到莆田八中,中考又考进了莆田第一中学。

1965年,21岁的陈金海成功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圆了自己多年的工程师梦想。那时,全国有五所有名大学,俗称五虎大学”——清华、北大、交大、复旦、上海第一医学院。北清华和南交大是全国最好的工科大学,号称工程师的摇篮

政治上要红,业务上要专,三好学生+团支部书记,所谓的双肩挑,大概指得就是陈金海这样的人。那时候大学入党不是一般的难,但进交大第一年年底,陈金海就入党了,这让他激动得不得了

在交大,埋头读好书,学好本领,报效祖国,是陈金海最大的目标。老交大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优良传统一以贯之,陈金海最难忘的,也是受益最深的便是基础课程学得认真、扎实,他经常说,基础打牢后,到工作岗位后就有很好的根基,能够适应各种工作环境,这应该是每一个工科学生毕业以后的共识。

 

19933月,国务院任命陈金海为江南造船厂厂长

 

装配工厂长

1970年正值国家大力发展造船工业和海军装备,刚毕业的陈金海被招成为江南造船厂的一名工人。能当一名工人,我们都感到很自豪。刚进厂的陈金海被分配的职位叫装配工,看图纸、风割、电焊,他样样都会,电焊工、分割工、机电工,他也都亲手尝试。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这个受过正规教育、基础好,在工厂里面工作适应性强,又好学上进的交大青年,慢慢走上领导岗位,从当初的装配工,逐渐成长为小车间副主任、大车间主任、副厂长,19933月被国务院任命为江南厂厂长。

陈金海在担任领导职务期间,正逢我国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和船舶工业发展变化最大的时期。江南造船作为国内造船行业的百年老厂,企业经国有企业工厂制转变为国有独资的公司制企业,经优质资产的资本运作促使江南重工成功上市,经与求新造船厂的资产重组及江南与华融资产公司债券股的完成,在走向现代企业制度、在扩大生产经营规模和增强造船能力的过程中快速提升、成为国务院百家现代企业之一。

 

陈金海参建的导弹驱逐舰

 

陈金海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1998年,金融危机袭来,这是江南造船厂历史上少有的难熬时期,也是陈金海终生难忘的日子。一天晚上8点多,他骑着自行车,到船上检查工作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腕骨骨折,他就一只手打着石膏,一只手指挥生产,陈金海说行动是无声的动员,在他的正确决策和指挥下,江南造船以重点开发建造高技术、高难度、高附加值的新型民用船舶产品及大型钢结构产品,实现以船为主、多种经营目标,研制开发以27000吨、70000 吨、74500 吨散货船、油船等为代表的新型船舶,以液化气船、化学品船、集装箱船和自卸船为代表的高技术高附加值船舶,以江南重工为代表的非船产品卢浦大桥全钢拱形主桥长江三峡大型船闸人字门等,创出了多个中国第一,世界领先,培养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船舶行业的国家栋梁之才,陈金海获得中国优秀军工企业家、中船集团公司最高荣誉奖。

 

远见卓识,江南长兴

有人说,人这一辈子总要做好一件事。陈金海的一生,心心念念都是造船。算命先生说他五行缺金缺水,于是取名金海。后来他开玩笑说我一生从事的造船行业恰巧与金属、海洋密不可分,这名字算是取对了。在江南造船选址长兴、江南搬迁和建设长兴中,陈金海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四十余载,他用行动诠释着使命担当,用无数心血写下了江南长兴的传奇故事。

 

 “江南长兴造船基地

临江而建,依水而兴。一百多年前,江南造船厂选址在黄浦江边。但随着上海城市建设、造船工业的迅猛发展,继续局促于此就成为制约江南厂发展的弱点。于是,思考和寻找江南厂进一步发展壮大的新空间、新增长点,冲出黄浦江,走向长江口,成为陈金海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关键点。

2001年,陈金海肩负着党和国家的重托,带领团队,仅用较短的时间就在长江滩涂上,建成了我国船舶工业的跨世纪工程,当时堪称世界一流的外高桥造船厂,了却了中国几代造船人的夙愿,成为中国船舶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2003年的江南长兴造船基地

他带领江南厂的领导班子,积极谋划两家船厂的共同发展,不过,由于种种因素,计划没能成功。之后,陈金海殚精竭虑,四处奔走,着眼寻找适合建厂之地。苍天不负有心人,当陈金海第一次踏上长兴岛时,欣喜地发现长兴岛是一个天然的造船基地。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们江南厂的一块福地,江南厂若能以老江南为依托,在长兴岛设一个新基地,未来发展将大有希望。陈金海高兴地脱口而出。

回厂后,他马不停蹄地着手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并得到了北京中船集团公司领导、上海市领导黄菊同志和徐匡迪同志的大力支持。当时,恰逢上海市申办2010年世博会,规划方案涉及到江南造船集团搬迁问题。陈金海等江南厂的领导们顺势而为,把原来设立造船基地的设想,扩大变成整体搬迁长兴岛的方案。

 

江泽民同志题词江南长兴

江南的未来在长兴,陈金海说。从选址到建厂,从搬迁到建模,他用无数心血写下了长兴造船基地的故事。200863日,在江南造船建厂143周年之际,江南造船胜利完成搬迁任务,正式入驻中船江南长兴造船基地,百年江南厂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式发展。

 

陈金海现场指导工作

从江南到外高桥、再从江南到长兴岛,每一次选址、每一次开工和建设,都倾注了他的未雨绸缪、突显了他的远见卓识。江南长兴,镌刻在巨大龙门吊上的四个大字,无声诉说着这座百年老厂的荣耀过去、美好未来和陈金海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在江南即将搬迁、选址长兴岛之际,他用著名诗人艾青《我爱这土地》中的这诗句,表达着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我是江南造船厂的,这是陈金海最自豪的一句话,对于他工作了40余年的江南,他无怨无悔:生为江南人,一生为造船。如果有来生,还做江南人。

 

陈金海参加中船集团江南造船建厂150周年活动

65岁的陈金海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仍积极关心船舶工业的改革与发展,时时关注自己曾工作过的江南造船和外高桥造船,经常对企业做大做强提升核心能力发表真知灼见,还经常联系自己的切身体会,积极宣传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对江南造船文化的传承弘扬、外高桥创新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饮水思源,勉励后辈

对于母校,陈金海有着诉不完的情结。他常说,中国要成为第一造船大国、强国,人才不可或缺。船舶与海洋工程是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交大在这方面基础厚、优势强,为造船领域培养了众多挑大梁的优秀人才,交大造船要继续发扬敢为人先、开拓创新的精神品格,为中国造船人的强军梦海洋梦中国梦凝聚激情和力量。

 

2004830日,学校聘请陈金海(后排左2)等为兼职教授

陈金海在江南造船厂时,招聘了很多从交大走出的优秀大学生,交大毕业生确实有很高的素质,这是他常说的一句话。2006年陈金海回母校时勉励交大学子实践出真知大学生理应在学校打下厚实的知识基础,但也决不能轻视实践所带来的收获。实践当中出真知要从更深的层次去理解——其一,要有悟性,能对自己的实践工作进行总结,得出规律;再者,要学做事,先学做人,克服困苦,迎难而上,勇攀高峰。任何事情只有不断去实践和尝试才能有真正的收获。

 

20141126日,"世纪船梦"中船集团江南造船建厂15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在交大举行(左3为陈金海)

 

陈金海一生热爱造船事业,是中国造船人为国家和民族复兴不懈努力的典范。他无私奉献、实业报国的精神是上海交通大学饮水思源,爱国荣校校训的最佳诠释,为全体交大人所敬仰。母校全体师生将传承和发扬其的爱国爱校情怀和无私奉献精神,以此作为对陈金海学长最好的纪念。

 

组稿:谢婧

图片来源:上海交通大学档案馆微信公众号、江南造船微信公众号等

参考资料:上海交通大学档案馆微信公众号、江南造船微信公众号、国际船舶网、《中国船舶报》官方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