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诺贝尔物理奖背后的交大校友——记美国天体物理联合实验室研究员叶军母校行

2006-12-25

 100万年只差一秒的原子钟有什么用?我们用不着那么准的时间!

 

答案是:不,我们需要更准的时间。

12月21日,光钟的主要研究者叶军回到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与学弟学妹们畅谈科学、人生,我校李家明院士专程从香港赶回来主持了座谈会。

今年10月,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三位研究光的理论和应用的科学家。其中德国的汉斯和美国的霍尔研究的都是光梳技术,利用该技术,可以造出比原子钟精确一百倍的光钟。

霍尔和他的合作者解决了实现光梳技术的关键性难题,叶军,就是在这一工作中起了关键作用的合作者。美国科学院院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沈元壤说:“光梳技术的突破是一个诺贝尔奖级的工作,叶军是非常优秀的世界级物理学家,是该领域最前沿的领军人物。”

叶军1967年11月出生在上海,1989年在上海交通大学获得应用物理学学士学位,1991年在美国新墨西哥大学获得物理学硕士学 位,1997年在科罗拉多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导师正是霍尔。叶军目前是美国天体物理联合实验室(JILA)研究员、美国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院院士、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副教授。在叶军所在的JILA 实验室中,有着世界上最精确的激光,在宇宙中温度最低的地方,和操作世界上最小的人造物体的工具等。这里已吸引了世界上很多著名科学家前来合作研究。

  我的基础是在交大打下的

昨天,参与座谈的人挤满了会议室,包括物理系博士、硕士生党员,光学学科研究生,部分本科生,还有物理系总支书记叶庆好、系主任郑杭及其他相关教师。

座谈中,叶军回忆道,“我念的是试点班,老师都非常好,数学系正教授为我们讲《数学分析》,外语系正教授为我们讲《英语》,在交大的学习为我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叶军对学弟学妹们说,扎实的基础知识非常重要。除了课堂学习,还要看一些科普类读物,去了解物理和物理学家的故事,这样视野才会开阔。

“做实验也很重要。那时候我对做实验很感兴趣,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实验台,但可以得到很多奇妙的现象。我们还需要自己制作实验元件,手也变得很巧。”

我校物理系重建于1978年,1982年物理教研室老师就筹划开设实验课。据物理系原领导介绍,那时,老师们都自己做演示教具,搞实验录像,即使花的时间比原来教学多上一倍,但只要对提高教学质量有好处,他们也不惜去做。

已退休的王老师,在叶军读书期间担任物理系总支书记,她说,不止叶军一个人,当年的试点班后来出了很多人才。

做喜欢的事,不要关心钱

叶军说,30多岁和40多岁是一个人做研究的最好阶段,也是事业起步的阶段。最开始会比较穷,但应该静下心来做事,做自己喜欢的研究工作。

“最后钱会来的,会有人给你钱。”听到这里,同学们都大笑起来。

他接着说,做研究要有自己的眼光。研究就是探索,是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选择研究题目时应该仔细想想自己能做什么?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在10年或20年中可能会做什么样的突破,在国际科学界将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叶军认为国内现在的工作大部分是跟踪,如果看到国外有新东西就跟着做,不太可能有创新的思想并做世界一流的工作。同时他强调不能好高骛远,先必须扎扎实实地打好基础,基础不好只有永远跟着别人跑。

对于国内某些有什么设备做什么研究的现象,叶军表示反对。他说,应该在提出物理概念或物理实验后才决定买什么仪器、设备,而不是买了仪器或设备后才去想要做什么实验,不应该围着仪器转,做仪器的奴隶。

他还说,要做出好的研究工作,需要在实验室里呆上4到5年的时间,做大的实验、难的实验,时间短了很难做出突破性的工作。叶军每天要在 实验室呆上5个小时。当有学弟问他,从事研究以来放弃了什么最可惜时,他回答说:从前我很喜欢旅游,但现在放弃了,我现在最喜欢的就是静静地在实验室里, 思考和解决问题。

当被问及中国为什么不能出诺贝尔奖获得者时,叶军回答说,“中国的科研人员是有这个水平的,主要是国力还不足,我相信随着科研投入的增加,我们会看到那一天。”他说对于研究者来说,美国有很多资金申请渠道,可以支持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甚至“疯狂的想法”。

叶军在座谈会后考察了物理系实验室,并与师生交流了实验思想,他表示很愿意与母校在将来进行科研合作。

昨天,马书记、谢校长分别亲切会见了叶军。他们表示,叶军取得现在的成果,说明他在中国受到了很好的高等教育。希望国内的科研人员,在教育、科技部门和学校共同为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时,他们能花更多的时间在研究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