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校友举行聚会,积极筹建新西兰校友会

2017-05-22|点击量:1999

 

“我从交大毕业以后,在国外获得博士学位和进行博士后研究,可我会骄傲地说我是上海交大的学子。“这是在新西兰的一位上海交大的校友激动的心声。

513日,上海交大在新西兰的校友,期盼很久的第一次集体聚会活动在奥克兰北岛举行。上海交大在新西兰生活的校友到底有多少?二个月前,有校友开始通过互联网方式联络上海交大在新西兰的校友,结果同时有二个上海交大校友群正在寻找校友,“合并!”群内一个建议,立即得到群内校友响应,短短几周,已经有56位来自各院系的上海交大校友汇聚在群中,相互取得了联系。

  见面了,终于见到上海交大的校友了。很多来到新西兰20多年的校友,激动地说:我们终于找到“组织”了!

上海交通大学,这多少中国的年轻人为之骄傲的百年学府,121年来激励过一代又一代学生。在新西兰的上海交大校友聚会中,从年龄角度看,那可是老中青三代,1967年毕业的老学姐带着刚刚参加上海交大121年校庆礼物:“毕业50年留念的帽子”来到了现场;90后的上海交大毕业生站立一起引起现场的鼓掌,大家直呼交大的后生代。恢复高考第一届学子以及以后的很多届校友,大家都在互相交流中回忆起大家共同的相识者。可最最让大家开心的是,这里好像没有了辈分,因为都是校友,只有学长,学姐,学弟,学妹,我们都是上海交大家族中长大的,我们同出一门,70多岁的爷爷,奶奶被称为兄姐,30岁左右的年轻人被他们亲切地叫着学弟学妹。

如果说上海交大昨天给校友带来光环,今天在新西兰的上海交大校友给母校回报的是让上海交大骄傲。

  “我来新西兰将近20年,我有自己的事业,我爱我的专业,我就是要将自己成为行业中做得最好的!”

  “我在娱乐业做管理,或许和在交大所学的专业不一致,可我已经培养儿子进了大学,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状态。”

  “我们夫妇都是上海交大的学子,我们现在在新西兰自己做贸易创业,我们热爱生活,发起建立上海交大校友美食群,欢迎校友和推荐家属参加。”

无论在新西兰大学任教的,还是在做IT的;无论是新西兰科学院工作的,还是自己创业的;无论拥有自己农场的,还是工作并不稳定的,每一位校友的自我介绍,都是那么地真诚,那么地坦率,那么地开心。一阵一阵的掌声,一次一次的笑声,年长的体验,年轻的激情,那么地融合,那么地喜气。

为了筹建这次聚会,有校友设计开通了新西兰交大校友网;有校友带头捐款,有校友聚会后群内发红包;新西兰特色的烤全羊,那现场碳烤的场面让很多校友拍照,视频留念;有校友主动承担电子邀请函,那所有的报名,个人基本信息统计,一次电子化搞定;为了现场氛围,有校友为本次聚会专门设计带有上海交大校门照片的海报,这在没有校友会会旗的现场,大家以海报为背景照相留念;建议大家出资解决野餐,有校友主动提供个人账号,帮助收集资金,做到账目清晰并实时公布收支。

我们期待成立上海交大新西兰校友会,我们需要搭建一个平台,因为我们很多人长期在异国他乡,貌似入乡随俗的考虑,有些平时都认识的,只是相识今日缘,不论英雄何出处,互相都不知道都来自上海交大。建议从大家相识在网上推荐校友会负责小组人选,这是校友第一聚会达成的一致。

  校友会是一个校友的家园,一个互相尊重,和谐相聚,资源共享的互助方式的平台。我们以上海交大的校训作为我们生活的激励,我们以各人的专长作为互补知识的一种渠道,我们以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来构筑上海交大校友平等,互惠和帮助。特别在异国他乡,我们不仅要给校友,并通过校友的家属,将我们的上海交大精神光大,用我们在新西兰的努力成为上海交大可以骄傲的一处亮点。既然是一个多人参加的平台,召集运作,策划活动都需要有一些人牵头,有些人辅助,我们鼓励大家在自我有能力的情况下,投入到校友会的组建之中,我们对于乐于付出,又可能有时间和资源的,鼓励主动担纲,出来为大家服务,至少我们可以通过一年到二年的时间磨合,争取上海交大校友会具有稳定的组织结构,多元的人才参与,固定的活动方式,灵活的项目运作。

母校也已经了解到新西兰校友的情况,母校校友会支持和期待新西兰校友会早日组建,并给出了筹建程序等方面的指导,明确上海交大领导将会前来新西兰现场见证成立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