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五十年后的师生情谊


    五一国际劳动节,就收到原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中科院院士,博导何友声教授的回信。真使我欣喜若狂。2009年4月8日(延到11日)是上海交通大学113周年华诞;也是1959年交大船舶内燃机及其动力装置专业的学生毕业五十年纪念日。同班同学相约从全国各地回到母校聚首,同济一堂,话叙别情。1958年中国上海市委决定:由交大研制液体火箭。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抽调优秀毕业生集中在交大新上院学习,名曰力学班。由何友声,王希季两位名教授主讲。何友声讲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结构力学;王希季讲液体火箭发动机燃烧理论。何老师当时年富力强,风华正茂,讲课声音洪亮,抓住重点,深入浅出;力学班的学生反映听得懂,记得牢。给我印象最深的一课是;他讲流体力学中的纳维-斯托方程。他课堂上侧重讲解如何将无序的三维流体运动,从抓住主要矛盾入手,逐次简化成二维,一维的有序流体运动,最后给出一个较符合实际的有序线性方程。何老师教给我的从主要矛盾入手,解决复杂问题的思维定式,对我日后的工作有指导作用,受益良多。关于减少船舶航行阻力问题,一直萦绕在脑中,借回母校参加校庆的机会,很冒失的给友声老师寄信。信地大意是:将流体力学和仿生学结合起来,以期减少船舶航行阻力。鱼在水中游,因鱼体表面有一层粘液减少阻力,可否人工合成涂在船体上;利用发汗原理,微气泡,气垫等方法,破坏船体附面层减少阻力……等。

    我发出信后没有指望老师回信。可何友声老师没有让秘书简复,而是亲笔回信。他那躍然纸上的刚劲有力的字对我进行了褒奖,对我提出的问题也一一作答,使我倍感亲切。这充分的体现了师生情谊。更体现了交通大学的严谨学风。五十年隔不断师生情谊,突显了何教授的人格魅力。
                                                                          1959年船舶内燃机及其动力装置专业毕业生   周聚泰
                                                                                        2009年5月16日

    附:何有声老师的回信
    周聚泰同志:
            收到您的信,既惊讶,又高兴,您的名字我还有一点印象,但当时多少人参加那个“力学班”,我已全然记不起来了。

    你提到的几个问题很有意思,说明您一直还在思考,思索和追求,应该向您学习。

    这里我愿意简单向您报告一下某些问题的当前进展情况。

    1. 活鱼体表面粘液的问题,这相当高分子化合物减阻问题,这方面已有很多研究。主要障碍在于涂层不能持久且成分太高。
    2. 发汗原理或微气泡减阻也有大量研究,实验室里效果可以,用到实船上效果不大。
    3. 气垫减阻已花费大量人,物力进行研究,至今不能实用,主要是气垫难以维持。

    关于水中波浪与飞行器激波的问题,两者的性质迥异,但研究者很多,已取得不少成果,例如现在出现的双体船,三体船,甚至有五体船,都能达到部分消波的效果。

    匆匆回复,乞谅。
                                                                                                                                                  何友声
                                                                                                                                                  2009.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