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思源 母校恩泽 ——六十四年回顾 49届校友樊鸿基


    我是1945年入交大的,1949年毕业。2009年是我毕业离校六十周年。回顾六十四年,感慨万千,特撰此文留念。

    我在童年时很崇拜孙中山先生,他的和平奋斗救中国的伟大理想,引导我一心想在长大后当一个合格的工程师,为祖国添砖加瓦。所以我在1945年抗战胜利时抱着这个愿望考进交大。在校学习船舶轮机专业四年,在老师的悉心教导与同窗学友的相互切励中学到了一定的专业知识,加上期间暑期工厂实习,又在课堂外增添了一些书本外的实践知识。

    1949年毕业时恰逢新中国成立前夕,立刻投入到建设祖国的大洪流中。在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召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我来到了曾被日寇占领十四年的劫后余生的北国冰城哈尔滨。

    来到哈尔滨后首先让我难以置信的是:在宽阔的松花江面上看不到轮船的踪影。而来到我校系主任王超曾在“九一八事变”前工作过的哈尔滨船厂时,更见厂房破旧,设备残缺,没有技术资料及专业书籍,没有技术人员。这一切都让我大失所望。但当我遇到该厂曾在“九一八事变”前参加工作的老工人时,他们那种热情劲真感人肺腑。特别是当他们得知我是王超老师的学生时,更对我有一种亲切的期盼。

    当时哈尔滨的生活与工作条件极其艰苦,我曾想知难而退返回南方,但当我想到祖国急需极快恢复生产,又看到那些老工人的期盼目光,终于咬牙留了下来。

    此后,我们这些年轻的技术人员与老工人们一起苦干,快干,在极困难的条件下,一张张图纸,一个个部件,一艘艘船舶,由我们亲手制造出来。在短短的时间里,松、黑、乌、嫩四江终又驰骋着我们亲手制造的船队。

    每当我主持设计的新船试航归来的时刻,我总习惯地站立在船桥上昂首远望,江面上倒映着秀峦与山岗,两岸黑土地上大豆飘香,乳汁般的松花江水和我的青春与心血一齐流淌。当我听到别人赞赏我是上海交大毕业生时,我的心情特别自豪,我感到母校时刻在我身边,是母校培育了我并把我领入了报国之门。“爱国荣校”的责任感与荣誉感激励着我奋勇前进,使我对克服各种困难的信心更坚定了。

    在从事黑龙江水系船舶设计的多年工作中,我深深体会到宽浅航道的客观条件,紧紧地束缚着船体与船舶动力装置的设计工作,其矛盾焦点是船体航行阻力大与船舶推进效率低,因此我依据船舶流体力学家付汝德的空气润滑减阻理论大胆设想在B/T比值大的船舶船体底部充满空气以减小航行阻力。还想根据水力学伯努利定律采用空气呼吸推进方式以彻底改革船舶动力推进装置。根据上述设想我于1963年冬1964年春在中国造船工程学会成立后的首次学术年会上(武汉内河船舶学术会)发表了一篇“略谈气膜呼吸船之设想”学术论文。

    这篇学术论文在文革中被别有用心者视为“大毒草”而进行恶毒攻击。斗转星移,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黑龙江航运局党委肯定我这篇“设想”并支持我进行科学试验。于是我带着黑龙江200TS驳船模型到上海,首先在母校船模水池中进行了以200TS顶推驳船模的船底充气与原有驳(不充气)船模的探索性航行阻力对比试验,取得了有可能减少航行阻力30%以上的可靠试验数据。

    降低船舶航行阻力即意味着节约船舶航行的能源消耗。于是在1979年春,黑龙江科委与交通部科技局将我所提出并主持研制的运输船舶空气润滑减阻列为部、省重大科研课题。

    1979年夏我联合交通部其他有关科研所技术人员,组成科研小组,到上海进行进一步船模试验。并在母校船模试验池进行了大量的以黑龙江2×200TS,2×600TS及2×1000TS,半分节顶推船队船模对比航行阻力试验,并把船底充气气膜驳改名垫气驳,把原来驳船称为常规驳。

    时值盛夏大伏天,上海气温持续好几天都在摄氏37℃左右。当时陪伴我在水池进行实验的母校教授王本立,盛正邦,俞湘三教授及陈良权工程师等同志都汗流浃背,而且时刻受蚊虫叮咬。特别是身患高血压症的王本立教授带病始终一丝不苟地和大家一起为取得各项可靠数据而工作。他们的奉献精神激励着我,我感到母校的支持是可靠而坚强有力的。这次试验工作虽很艰苦,但通过一百数十条试验曲线可以看到在各种条件下,采用船底充气可保证降低航行阻力30%以上至50%左右。

    为了进一步验证这些试验数据的可靠性,此后我们又在国内其他科研院校深水池、水槽反复进行了相关对照试验,取得了雷同的可喜数据。

    有了上述试验依据,黑龙江航运局随即大胆地制造了2×200TS-300TS垫气驳船队,经航行一年后获得部、省科技成果奖及全国第三届发明展览会银奖。

    在此基础上,经过改进提高,由我所在单位黑龙江水运科研所贷款70万元,由我与上海船研所合作于1986年研制成功了2×600TS黑龙江垫气顶推驳船队。通过一年航行实践后,经过交通部及黑龙江省于1987年10月联合组织专家鉴定。与常规驳对比实测节约功率27.6%。认为这是一种新的节能船型,为船舶节能创出了一条新路,属国内首创,处于领先地位。此发明成果获88年北京国际发明展览会金奖及国家发明三等奖。

    1988年11月上旬,在“88国际高性能船舶学术讨论会”上(会议地点就在母校教师活动中心),当我用英语宣讲完:The Developed Hei-long jiang Air Cushion Barges By Applying The principle of Aircushion for Reducing Resistance一文而受到各国与会专家学者热烈鼓掌时,我很自豪。我仿佛感到我是正在母校的怀抱里向母校汇报一个学子的成就,一种温馨的喜悦油然而起。

    1992年,我因离休而终止了毕生从事的专业工作。但船舶利用垫气原理以降低船舶航行阻力从而节约能源消耗的实践理论已被国内外广大有识之士所接受。我深信它必将在我国科学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发挥更好的节约能源作用。

    由于我毕生从事船舶专业工作并曾取得优异成绩,所以在职时曾被授予“黑龙江科技精英”称号,及全国海员工会“金锚奖”和“最佳科技工作者”称号。

    回顾过去六十四年里程,当我在毕业离校六十周年校庆时刻,我这个忠诚于“爱国荣校”的学子,将手捧国家颁发的“成绩优异的高级工程师”证书以及各种奖牌证书,再次以平凡而充实的脚步跨进母校红色大门。

    祝福母校再创百年辉煌并昂立在世界一流大学之中。

    2009年元旦

    作者樊鸿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