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解析“上海交通大学”--徐 飞


      众所周知,上海交大成立于 1896 年,是一所横跨三个世纪、至今已有 111 年悠久历史的研究型大学。巍巍学府,盛名远播,人才辈出,学术灿然。关于交大的光荣与梦想,刚才校长的致辞已作了言简意赅的阐释。下面我就“上 - 海 - 交 - 通 - 大 - 学”这六个字,和大家谈谈我个人的一些认知,从中也寄予母校对各位同学的浓浓期许。

      ”:作为动词的“上”有上水平、上台阶、上层次等多种说法。当年王进喜有一句名言“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上”是一种风貌,一种精神状态,我希望从大家身上能够看到一种东西,那就是奋发向上的精神品格和自强不息的价值追求。相对于世界上众多古文明,如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希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罗马文明等,中华文明(华夏文明)虽不是最早的,却是迄今为止唯一没有中断过的文明。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之所以能历众劫而不覆,逢危难而不倾,不断发展壮大,传承至今,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强不息。交大的同学都知道一句话:选择交大意味着什么?选择交大意味着责任。今天我要补充说一句,选择交大意味着丧失——这辈子你丧失了平庸的权利!你可以平凡,但绝不允许平庸!曾有人问二流大学、一流大学和超一流大学有何分别?其实,分别很清晰也很简单。一定意义上讲,二流大学是培养“人手”的,一流大学是培养“人才”的,而超一流大学是培养“人物”的。交大是这样一所大学:培养了像钱学森、吴文俊、茅以升、张光斗这样的泰斗级、大师级学者,培养了像江泽民这样的国家元首,培养了像王安这样的产业界巨子,培养了像李淑同这样的大才子。大家能和这些人物成为校友是何等的光荣!同时,责任又是何等的重大。怎样才能不辱使命、不负众望?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当是其中的要义。

    作为名词的“上”,上和下是一对范畴,谁都回避不了“上”和“下”的问题。作团队 Leader 该怎样?作 Follower 时又应如何?我的体会是,“在人之上,视人为人;在人之下,视己为人”。如果能践行这十六个字,就可以比较好地处理上和下的关系。你当上司时,要视他人为人,不要傲慢,不要盛气凌人,不要颐指气使。有能耐在老板面前摆谱,在上司面前摆谱,在下属面前摆谱算什么本事?我看到一些人,哪怕只有一官半职便么三喝四,骄横跋扈,在自己下属面前的那种做派,实在让人不齿。《简·爱》里简对罗彻斯特说:“虽然我没有闭月羞花的容颜,没有倾国倾城的才情,但在上帝面前,你我的人格是平等的!”对此,我深以为然。天赋人权,生而平等,况且要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尊重别人,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在人之下”怎么办?没有必要逆来顺受,没有必要察言观色,仰人鼻息;更不应卑躬屈膝,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要把自己当人,不卑不亢,活得高贵,活得尊严。

      ”:谈到“海”最容易想到的是什么?海纳百川,海的品格、海的胸怀和海的包容。早在《尚书》中就有这样的话:“有容,徳乃大。”(《 周书 . 君陈》),意思是有所包容,成就的功德才能巨大,包容才能百川汇海。大海波澜不惊,沉潜自如,让人景仰,让人感慨,人应该有大海般的胸怀。脚不能到达的地方,眼光可以到达;眼光不能到达的地方,心可以到达,讲的就是胸怀。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最宽广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广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广的是胸怀。海一样的胸怀意味着虚怀若谷,意味着气量和度量。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将军额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唯包容才能不断壮大,吐故纳新,生生不息。当今世界,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一体化的深度推进,一方面呈现出制式化、标准化和同质化的特征;另一方面,文明冲突的化解,世界秩序的重建,又要求五湖四海,“和而不同”;允许乃至鼓励价值取向多元化、差异化,生活形态多样化、丰富化。宽容分歧,求同存异,就要听得进和己意见相左的声音。你可以不同意他人的观点,却应誓死捍卫他人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

    和“海”关联的另一个流行词是“海量”。这是一个知识爆炸时代,固然需要掌握从海量知识中萃取有用信息的方法,但勤勉用功是绝对必须的。要象海绵一样吸纳,象饿急眼的人看到面包一样贪婪,如饥如渴,孜孜以求。我本人是学数学的,自认为是一个蛮勤奋的学生,上大学时四千多道吉米多维奇的《数学分析》习题集,一千余道《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习题集,五百多道《测度论、实变函数与泛函分析》习题集,硬是一道道、一本本老老实实地啃下来。后来,为了完善知识结构,对与自己工作和研究领域相关的经典著作和前沿文献,更是“狂”读“恶”补。中国商学院的学生和国外相比,阅读量远远不够。一门课上下来读十几篇文献和案例就以为很多了,而国外商学院的学生却要读海量文献。以哈佛、沃顿为例,仅一堂课通常学生需要事先阅读十几篇文献或案例,每个案例或文献差不多又有几十 pages ,这样的功夫花下去,收益自然良多。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创新,但创新不是横空出世,需要建立在充分借鉴和传承的基础上。牛顿说过“我之所以比别人看得远,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上”。站在巨人肩上就是充分消化吸收他人的智慧,从中汲取养分,获得启迪,增广见识,拓展视界。否则,创新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张三一个思想,李四一个模型,王五一个算法,经过解构整合,兼容并包,再加上自己的想法,极有可能产生一项创新性的东西。据我所知,在座各位中大多数是跨专业考入的,对管理学、经济学、心理学、博弈论和统计学等,尚未进行过系统的学习,对工商管理学理上的认知基本上也是一知半解、不甚了了,那就更需要高强度、海量地阅读和研习,由此尽快实现从理工思维范式向社会学、管理学思维范式的转变,进而掌握工商管理的精要。

      ”:“交”有两层意思,一是交流、交往,二是交叉、交融。这个时代国际政治格局已从对抗转向对话,对话已成为和平时期的主旋律。敌对双方尚可坐在谈判桌前交流对话,更何况同学、同事和朋友之间?通过交往、交流和对话,消除误解,增进了解,减少隔阂,化干戈为玉帛。实证研究表明,管理者尤其是高阶管理者,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是用于各种层面的交流与沟通。要营造企业或组织发展良好的生态环境,搭建人脉网络,带领团队,经理人就必须掌握交流的技巧,这是商学院学生特别是 MBA 、 EMBA 学生的一项基本功,就像说、学、逗、唱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一样。同学之间要多交往交流,尽管大家的专业各异,工作有别,就业或创业的机缘不尽相同,但你们经历阅历相仿,困惑和诉求相似,通过业界经验和教训的分享,从中所获将更加真切更加宝贵,同学彼此间从他人身上学到的东西完全可能超过 从 老师或书本中所得。通过交流,还可以集聚智慧,振奋精神,鼓舞士气,寻求共识,正所谓“天地交,万物生;上下交,其志同”。今天开学典礼后,同学们即将展开系统的课程学习,课堂学习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课堂之外的学习亦不可或缺,甚至更加重要。交大安泰的各种讲座、论坛,就是极好的第二课堂,尤其是每周六、周日的安泰管理论坛、 EMBA 名家论坛、东方企业家论坛,以及各个层面的 Workshop 和 Seminar ,琳琅满目,已成为一抹靓丽的风景,且全是免费开放的。希望大家尽可能多地参加这些讲座、论坛和报告会,把学院提供的这些宝贵资源用好用足。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大工业和大科学时代。现在的竞争已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体级、单元级较量,而是一个集团级和系统级的比拼。组织之间、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由“点”竞争发展到“链”竞争和“网络”竞争,交叉、交融的重要性由此凸现出来。当今科技发展表现出两个鲜明的向度:一是专业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精、越来越专;另一趋势则是各学科领域之间的交叉融合越来越强,综合集成的要求越来越迫切。管理科学就是一门典型的交叉横断科学,它自觉而广泛地吸收各门学科的精华和养分,不但和研究“物理”的自然科学、研究“事理”的社会科学以及研究“人理”的人文科学等局域性科学密切关联,而且与系统学、信息学、控制学和非线性科学等相互渗透。几十年来,管理学理论探索中“学派如森”(仅战略管理就有十大学派之多),其中一大特点就是:人类科学中既有的一切可上升成为思想方法的重大成果,都被借用、移植或引伸用于管理学。管理科学真可谓博采众长,不遗余力,唯如此才发展迅速,成效斐然,成果丰硕。在安泰经管学院人才培养中,我们十分强调交叉和融合,力求破除学科壁垒,使学生知识更全面,素质更综合。除了一般的管理类核心课程外,我们还特别强调“金三角”知识结构:一是定量分析方面的训练,包括运筹学、统计学、博弈论等;二是经济学方面的涵养,包括宏微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等;三是涉及动机、偏好、态度、效用等核心概念的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如实验心理学和行为心理学等。在这“金三角”基础上,系统打造一个具有完整知识结构、适应未来发展要求的管理人才。

      ”:《易经》曰“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你有一个 好的 idea 、一个好的战略远远不够,还必须进一步去执行、推动和落实,在这个过程中难免遇到一些障碍,怎么办?贯通、打通,以至通畅、通达。“通”是一种面对困难的态度,更是一种气魄。在困难和挫折面前,能不能锲而不舍,持之以恒,就看有没有百折不挠的意志力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概。关于上海城市精神,有所谓“四度上海”的说法:姚明的“高度”、刘翔的“速度”、常昊的“精度”和钱震华的“力度”。前三度无需赘言,此处只谈一句第四度,即作为现代五项世界锦标赛男子个人冠军钱震华所代表的“力度”。现代五项运动多么需要钢铁般的毅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上海这些年发展的基本经验归结一点,就是坚持开创性、操作性和坚韧性的有机统一。当前的转型变革期是一个矛盾凸现期和危机多发期,各项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战,尤其需要坚强的执行力和落实力,尤其需要克服、超越、破解矛盾和困难的意志和本领。对个人来讲,一个人能不能成功,能在多大意义上成功,不仅要看智商 IQ 和情商 EQ ,更要看逆商 AQ ( Adversity Quotient )。一些人由于负面思维定势,遭遇困难时习惯于两手一摊,一味埋怨条件不好,环境太差,时机不成熟,总是归因于外,却从不从自身寻求内在原因,不可能、没办法、无解成为他们的口头禅。 实际上,现实管理中没有“无解”一说。没有最优解,可有次优解;没有次优解,可有满意解;没有满意解,可有非劣解( Pareto 解)。当问题实在难以求解、化解或破解时,不求甚解,难得糊涂或许就是最好的解;冷处理,以静制动,静观其变,甚或可实现无为而为,无为而治。这当中关键是看是否有这份意愿,是否肯动这番脑筋,是否愿花这样的力气,是否能审时度势。 我始终笃信:毅力决定气力,思路决定出路,想法决定办法,布局决定结局,定位决定地位,态度决定高度。

    关于“通”的另一个关键词是“通解”。在解一个微分方程时,其解常有“通解”和“特解”之别。一般地,“特解”易得,“通解”难求。工商管理学习一项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寻求问题的“通解”。 寻求通解 需要洞察事物的本质和内在规律,需要动态、全面和辨证地审视问题,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就事论事。这就需要将个别的经验加以提炼后上升为概念,将概念进一步上升为理念;还需要 将个别的方法上升为方法论,揭示出对整个行业具有普适性的解决方案;或对不同产业、不同企业具有参考性、启发性和借鉴性的管理范式。具有“大师中大师”美誉的德鲁克,就十分善于透过看似相去甚远甚至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实和信息碎片,发现众多问题的共性,找出问题的通解或根本解,著名的“目标管理( MBO )”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寻求通解对学习的意义在于,学习 不应 只是 简单地描述现象,不应满足于知晓表层的因果关系,而应洞察现象和问题背后的深层关联和内在机理,探究学理上的科学问题,由此逻辑化、结构化地解决问题。对于现实的管理问题,还应特别注重明晰人文关照的价值取向。 从思维方式角度讲,通解的获得需要从线性思维转化为非线性思维,从还原思维转化为整体思维,从实体思维转化为关系思维,从静态思维转化为过程思维。

      ”:挥大手笔,显大风范,铸大格局,呈大气象,彰大气派,成大师、大家、大人物,是人人渴望的,但所有这些都以远大抱负为先导。人生一辈子其实只做两件事情,第一“做梦”,第二“圆梦”。做梦就是憧憬未来,就是要竖立远大的理想和愿景。人之所以为“万物的尺度”(普罗泰戈拉语),就是因为人有精神追求,有远大志向。 21 世纪的前二十年是中国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同学们生逢盛世,生逢其时,要奋发有为,大展宏图,用骄人的成绩来证明自身的价值,来彰显名校学生的风范。交大人都知道一句耳熟能详的话“今天我们以交大为荣,明天交大以我们为荣”。“名师出高徒”也是大家常说的,殊不知其后还有一句话“高徒显名师”!没有高徒的名师是打折扣的名师,不能源源不断输送优秀毕业生的名校是伪名校。你们能否成为未来的业界精英、产业领袖和商界翘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们的远大抱负和当下努力。现在令人堪忧的情形是,一些同学曾经把考进名校作为目标,一旦如愿以偿后便没有方向,整天沉缅于网络,精神萎靡,昏昏噩噩,无所用心;还有一些同学满足于当小白领,满足于进“四大”和外企,不愿意到条件艰苦的地区和岗位去锤炼和磨砺,缺乏到国民经济主战场建功立业的使命感,漠视到国家有战略需求的地方去励精图治的担当意识。这些同学的状况具体到每个人固然千差万别,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以自我为中心,以“小我”为依归,未能自觉将个人和国家利益、民族复兴紧紧相联,没有高远的追求。 美国总统肯尼迪曾经说过:“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你为祖国做了什么”,这句话即便到今天仍有警醒意义,值得同学们思考。

    “大”和“小”是相对的,正所谓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远大的理想还得从小事做起,从点点滴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