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8级校友口述]祝伟敏:从工程力学系走出来的优秀外交官


      

    祝伟敏,1978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力学系,1982年本科毕业。现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历任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第七〇八研究所助理工程师、工程师、研究室主任、所长助理兼科技处长、副所长,上海科学院副院长,外交部参赞,中国驻美国旧金山副总领事,中国驻泰国清迈总领事。

    口述采集中,祝伟敏讲述了源于“造船”的家庭渊源,以及自己对数学的热爱,从而选择交大力学系的故事。他深情回忆了交大良好的学习氛围与优秀的老师和同学。交大培养的学习习惯让他终身受益,并影响着他的人生发展。

     

    口述:祝伟敏

    采访:魏燕

    时间:2018517

    地点:虹漕南路200号上海市委党校会议室

     

    进入交大力学系

    上山下乡的年代,因为我的哥哥去了农村,于是我可以继续留在上海。那时也没想过以后能够上大学。

    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拿到了高考真题卷,但几乎什么也看不懂。因为我们前期在初中学习的基本都是工农业基础知识,例如开拖拉机,装日光灯等等。后来准备参加高考,我的那本复习资料《数理化自学丛书》中,除了化学看不懂,我通过自学做完了所有的习题。其他同学可能还等着老师布置作业,我已经做完了一遍,就继续刷题。

    我当时本来一心想考复旦数学系,但在填完志愿的一两周后,我收到了交大的招生广告。当天晚上,我向招生老师咨询后,了解到交大是很好的学校,而且理工科方面更是不错。于是,我凭借参加了数学竞赛、考取了杨浦区的第四名的成绩,进入了交大。

    在选择专业上,还有一个小插曲。我的家庭中很多人是造船出身的,祖父是上海造船厂所属技校的校长,我父亲也是船厂的,所以他们很希望我去学习造船。但我喜欢数学,对造船不是太感兴趣。后来听说力学系就是造船系的,同时也涉及很多数学方面的知识,所以就进了力学系。很自豪地说,大学开始的前两年,我们力学系和数学系一直是一个班上课的,所有的数学课都是一起的,但在很多的测验考试中我们专业甚至超过数学系的同学,可见我们专业的基础知识很牢固。

     

    优秀的交大老师与同学

    毕业多年,现在回想起来,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交大的老师与同学,以及浓厚的学习氛围。

    交大的老师都很优秀。1952年院系调整后,交大很多的专业与名师都分给到了其他学校,想来中坚力量应该是不足的。但实际上,给我们本科生上课的都是力学系非常有名的教授。学校非常重视工程背景,老师在讲的时候,对工程背景强调得非常多,这对我们毕业以后是很有帮助的。老师们很敬业,对我们的要求十分严格。记得当时我们有六个同学最终没有拿到学位,有一个同学肄业,这样的情况在其他的高校里面是很少的。

    我印象最深的老师是何友声先生,他是当时的系主任,他对我们都非常熟悉,班里的同学他都叫得出名字。何先生跟我还有一段特别的渊源,当时系里给我们本科生指定导师,一对一辅导,就是何老师辅导的我。何先生的治学很严谨,对我们要求严格,以至于我经常看见他就躲,但他还会到我们宿舍来找我,然后同学们说何老师来找你啦,你得去。他送给我两本书,一本是冯卡门的《空气动力学》,另一本是林家翘的《应用数学》,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他经常在自己的休息时间,让我去他的办公室,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让我学习《应用数学》和《空气动力学》,我那时英文很差,进大学的时候英文100分制只考了7分。然而这两本书里全是看不懂的单词,硬着头皮啃啊。但回过头来看,这对我的学习帮助很大,尤其是英语的提高。

    我们当时的学习氛围十分的好,就感觉“四个现代化”等着我们,所以我们经常是在学校的宿舍、食堂、教学楼间“三点一线”。傍晚五点半以后去图书馆,肯定是没有位置的。我记得我有个中学同学考进了同济,有一次我遇到他,他很神秘地跟我们讲他们班里有一个很厉害的同学,把《吉米多维奇》全做完了。我心里想我们班就没有人没做完的,而且,不仅几乎都做完,还有很多题都是一题多解的。这是我们老师考试出题经常参考的一本书,最后的附加题经常就来自那本书,所以我们经常到图书馆去借这本书看。

    当时的条件不是很好,我们经常就带着一个馒头,一个水壶,就去教室学习了,直到晚上十点钟回来熄灯休息。有些同学更是努力,把走廊灯的电线拉到宿舍里面,继续看书。

    不止在学习方面,在体育运动上,我们也丝毫不落后,我们打破了校运动会4* 100米的纪录,并维持了很长时间;还有在桥牌方面,我们同学也打进了上海的甲级队。所以,我们虽然热爱学习,但是我们也不是“书呆子”,同样十分重视锻炼。虽然同学们都显得很“瘦”,但是引体向上、打乒乓球、踢球等运动都十分在行,同时在运动会上都有不俗的表现。

     

    学习习惯受益终生

    交大的教育经历对我的学习能力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我大学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预习以后再去听课,当然,老师也是这么要求的。我认为预习搞懂学习内容是很重要的,但是在上课时搞懂更重要。这是在培养我们的学习习惯,对以后工作很重要。

    还有就是注重培养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当时有门“生物力学”的课程,要求每人要写一篇论文。我当时很烦恼的是为什么我会生冻疮,而其他同学不会。于是我专门去图书馆去查冻疮形成的原因,把题目写得很神圣,叫“冻疮形成的动力学分析”。此后,我就知道了长冻疮的原因,所以第二年,我开始预防,再也没有犯过。所以,我认为能够通过一些研究来解决实际的问题,是十分有意义的。

    毕业时,我们是分配工作的。党指向哪里,我们就奔向哪里,干一行爱一行。我毕业时候分在708所,第一个工作是搞船舶设计,但我是学力学的,感觉关系不大,所以我过了两年,就去考了所里的研究生,研究船舶操纵性。

    人生的发展轨迹很是奇妙。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我配合上海海运学院的老师完成了一个课题,做得很是成功。正因此,我得到一次代表单位去参加过国际会议的机会,并且获得了荣誉。那场峰会的主席认可了我的成绩,邀请我去他所在的一个荷兰著名的水力所。在荷兰学习2年后,我回到708所当了研究室主任。

    去当外交官更完全是意外。我当时的面试成绩是全国第一名。在面试环节中,考官问我,你的专业流体力学跟外交有什么关系,你能做的好吗?我回答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虽然二者表面看上去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相信人类文明的基础之一是数学,数学应用得最好的地方就是我们流体力学,而我的基础知识很扎实,缺少的只是经验和知识。如果给我机会,我相信我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外交官。后来,我陆续担任了中国驻美国旧金山副总领事、中国驻泰国清迈总领事。近年,又回到国内,担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

    这期间的种种,都离不开在交大学习到的知识与方法,给我激励和信念,促进我不断成长发展,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