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8级校友口述]沈志平:化难为机,方创佳绩


      

    沈志平,1978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制造系,1982年本科毕业。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708所)海洋工程部副主任,“海洋石油981”号总设计师。

    口述采集中,沈志平回顾了圆梦交大船制系,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培养了良好的学习习惯,丰富了兴趣爱好的故事。他与大家分享了投身船舶领域近40年的人生经历和感悟,阐述了对“饮水思源”的理解,表示要懂得回报,懂得感恩,懂得传承。

    口述:沈志平

    采访:薛云云

    时间2018525

    地点:鲁班路600号江南造船大厦六楼会议室

     

    我第一志愿就是报考交大船制系

    我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在我读书的年代,中学毕业以后主要是三个去向:上山下乡插队落户,进工矿企业,还有就是进农场或者技校。当时,我哥哥是上山下乡,我姐姐是进工矿。如果没有恢复高考,那么我中学毕业以后应该就会进农场或进技校吧。所以当时对自己的人生并没有什么规划,更不会想到以后的专业发展。

    1977年,恢复高考,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参加的是1978年夏天的高考,在此前的半年中,我埋头突击数学、物理、化学等等。期间有一个数学竞赛,我过关斩将,依次参加了学校、杨浦区、上海市的数学竞赛,最后获得了比较好的成绩。后来,交大邀请我们这批数学竞赛成绩较好的同学去参观校园,我因此认识了交大。后来高考时自然就报了交大,而且当时交大船制系的分数是最高的,所以我第一志愿就是报考交大的船制系。

    能进入交大船制系时,我十分高兴。搞船舶多少都是在沿海,离家也近。而且我也比较喜欢建筑,船舶本身也是一个建筑,虽然在艺术上面的发挥没有搞建筑那么大。我们小时候的生活比较枯燥,只能在家里玩玩折船舶、折飞机,算是从小对船舶有所了解。所以总的来说,我对学习造船是有兴趣的。

    饮水思源,懂得传承

    交大的学习和生活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首先,交大引导了我的职业生涯,让我踏入了船舶这个行业。其次,交大给了我高等教育和专业的知识学习经历。我们那时候刚恢复高考,进入大学后就是一门心思读书,如饥似渴。所以在交大的四年,我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

    交大老师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何友声老师。何友声老师当时给我们上“水表面动力学”,这门课程比较难。何老师讲课非常严谨,他经常出题目,让我们开卷考试,同学间进行小组讨论。我还记得我做了一个题目,何老师说我做得很好,给了我很大的肯定。还有邵世明老师,他带着我做课题,对我影响也比较大。

    在交大学习期间,在学业上是有困难的,但跟学的专业没有关系,只是我当时反应比较慢,上课前半个小时能够跟得上,后半个小时以后我就跟不上。但是我上完课后会自己复习,把书仔细看完,弄懂以后再去做作业。当然,有时间最好再往后自学一点,等到听下一堂课时就会比较容易理解。后来我养成了自学的习惯。我觉得自学是有好处的,有的时候仅仅听老师讲,不一定能把课本上的知识学透,而自己预习和复习,会有时间去消化。所以,通过这样的方法,我没有哪一门课程是学不下去的。

    我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还有许多其他爱好。我在学校时会画画、练字,然后也喜欢把同学们的信件收集起来,一方面,我集邮票,另一方面,我会把好看的信纸剪下来,做成剪纸。还有摄影,虽然当时条件很差,但只要能拿到相机出去拍照,就是很开心的事。我的音乐基础也是在交大时打下的。记得大三的时候,学校请了一个音乐学院的专家来讲音乐,我们坐在一个大教室里,欣赏音乐作品《在中亚细亚的草原上》,从那时起我就对音乐产生了兴趣。这些兴趣爱好对我后来搞船舶设计是很有帮助的,特别是艺术方面的培养,对我从事本专业很有好处。对艺术有追求,会促使在设计方面追求完美,没有一些美学素养的话,搞出来的东西也缺少灵气。

    另外,交大“饮水思源”的校训也给了我一定的思考和感悟。这是一种人生教育,因为我们的成长,包括走上工作岗位,都是离不开社会,离不开国家的培养,也离不开我们的一些前辈和老师给我们的指点和帮助。“饮水思源”让我们要懂得回报,懂得感恩,同时懂得传承。比如说我们有了经验以后,就要去引导后面的人,去指导他们的成长,给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毕业以后在舾装专业干了五年。后来,我被总体科的老师看中,调到了总体专业。当时有位刘主任,无论在项目上还是专业上都给我创造机会,培养我。所以,我后来当了科长、主任工程师,甚至于主任,都感谢他的帮助。我们的老主任对我也很关照,他告诉我:“你不能光靠自己去发展,光靠自己去做,你一定要培养我们的新生力量,关注我们部门的技术发展。”这是老主任对我的教诲,所以我也一直注意在项目中培养年轻人。单位里面曾聘请我做硕士指导老师,我说我做指导老师不行,因为我自己是本科毕业,硕士的课程我都没学过,所以我推掉了。但是我还是会带着新同志一起做项目,只是没有师生这样很正规的说法。虽然现在我相对来说,资历上老一些,专业上强一些,但我也是在老前辈们的引导下走过来的,所以在项目中,我一直很注意为年轻人创造机会。

    投身船舶领域40年,我将困难转化为机遇创造佳绩

    毕业后,我在单位主要负责搞设计,通过项目去锻炼,积累经验。这其中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收获了不少的感悟。

    第一,我觉得我们搞工程设计的,就是要和困难打交道,碰到问题不要慌张,只要积极去想办法,就肯定可以解决。举个例子,我从舾装专业到总体专业后,第一次承担的项目是一个双体船,中间加一个潜水器,这时阻力方面的计算就是前所未有的。我首先去翻书,回忆学校里学的知识,但主要问题还是工程经验的缺乏。后来我又请教了一位老同志,按照他制定的方案来做,但船只也存在很大的操作问题。后来,我理清思路,重新寻找解决方法,不久后,就成功地解决了问题。

    第二,我觉得一旦把困难攻克,它就会成为你的经验,困难是获取工程经验和后期专业成长的一个重要机遇。2006年的时候,我设计出了我们国家第一个大型耙吸挖泥船。后来在试航过程中,我们发现原本设计的机械图纸上,交叉的耙管中间有个“十字”接头可以让耙管向两个方向动,但当时出现了一些差错,使得耙管只能在一个方向动,所以在试验时,耙管放不下去。由于是海上试航,如果把船开回去整改,会损失很大费用。我作为总设计师,我当场就翻开图纸仔细研究,提出了一个很简单但很有效的方法,连夜改完后,第二天就可以用了。我想如果当时只顾着慌张,不去想办法解决问题,或者是把船开回来,改完以后再出去,那就会浪费时间、材料和人力。

    我从事船舶行业将近40年,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归结起来,主要做了三个方面的事情:第一是海洋平台,981(海洋石油981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是社会政治效益很大的一个项目,参与了这个项目是十分有荣誉感和自豪感的一件事。第二是大型耙吸管挖泥船,2006年以前,我国无法自主设计,都是要去买国外的。第三是为长江航道局设计的大型挖泥船,长江航道局需要的船跟海上、沿海的挖泥船不一样,针对内河有它的特点和独特用途,为此我们开发了各种各样的特型船。应该说,我做过的所有项目,都不是拿前人的东西来照抄照搬的,都有或大或小的开创和创新。

    还有军船项目。我们部门派我去做一个三千马力拖船项目的总设计师。虽然这是一个小项目,但由于是军方的项目,所以还是很重要的。我就暂缓了手头上还在做的货改耙项目。拖船项目做完以后,军方对我的工作很认可。所以我觉得任何项目都是好项目,只要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对待,尽力完成,就是对自己的工作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