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史烈院士:苍松犹有傲雪枝


     

      76岁的翁史烈院士每天都会出现在他在徐汇校区浩然科技大厦的办公室里,所以采访到他并不难。难的是让他谈自己作为上海市教育功臣的事迹。在堆满了书籍文件而显得分外拥挤的办公室里,翁院士和蔼地微笑着,请我们在沙发上落座,亲手给我们泡上龙井茶,却固执地不肯多谈他自己的“功绩”,而只肯谈他现在的工作和生活。

      因而,我们这里讲述的,并不是翁史烈担任交大校领导时的成绩,也不是他主持十余项国家重大科研项目的贡献或他在教育、管理、改革等方面的成就,而仅仅是,一位76岁老院士从领导岗位“退居二线”后却“退而不休”的生活。 

      依然“师者本色”

      从1952年从交通大学毕业留校任教算起,翁史烈担任教师已经整整56年,岁月让他鬓染风霜,也把“师者”的烙印深深地印在了他身上。1997年离开交大校长的岗位后,翁史烈并没有让自己开始“养鱼栽花打太极”的养老生活,反而更忙了。没有行政事务的羁绊,翁史烈还原了作为老师、作为院士的本色,忙科研、忙教学、忙社会事务,忙得不亦乐乎。

      虽然早已年过古稀,身体也不是非常好,但翁史烈一直亲自带研究生。而他的研究生们也都知道,在翁史烈这里,是不大好蒙混过关的,一定要有严谨的治学态度。翁史烈常常强调的是,宁可水平低一点,但一定要老老实实,不能弄虚作假。一次,一个研究生交上来一篇东拼西凑的所谓论文,翁史烈气坏了,把学生找来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学生没有想到自己的“杰作”会被老师看出破绽,更没有想到,翁史烈院士会亲自找他谈心,亲自给他修改论文,惭愧之余,对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佩服不已,自己的学习态度也认真了很多。翁史烈的学生们都知道,想让翁史烈满意,最好的做法,就是通过在实验室里的亲手实践后,交出一篇扎扎实实的论文。很多学生曾经感叹经常在实验室里非常辛苦,实验后一定要交出实验报告的做法呆板而枯燥,但是他们走上工作岗位后却发现,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当年养成的“动手+思考”随后记录成文的学习习惯,让他们在日后的科研、工作中始终受益。 

      翁史烈院士为本科生上课的事情,一直在学生中传为美谈。多年来,无论工作多么繁忙,每年新生的第一课,翁史烈都不会推辞。每个学期,他还会给学生们不定期地做一些报告、讲座。身边的亲人朋友有时怕他太过于辛苦,劝他少做一点,他却执意不肯。不但不肯,他还要事先作大量的准备工作,使听课的学生们在有限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收益。“交大的学生要了解国情,了解领域内的最新动态,知道自己学习的意义。”这样的话,常常成为翁史烈讲座和报告中的“开篇导语”,还有一句话也是翁史烈经常挂在嘴边告诉学生的,就是“想舒舒服服成就大业,没门”!

      获得上海市教育功臣荣誉后,翁史烈院士把20万元奖金捐给了学校的基金会,这样,他个人捐设的奖励基金已有56万元,全部用来资助学校动力学科中优秀而家庭贫困的学生。对于此事,翁史烈院士直说“不值一提”,他在为此给校基金会领导的短信中抒发了作为师者的肺腑之言:“对学校而言,区区小数确实微不足道,但对个人而言,这却是教师期望学生茁壮成长的一点心意。” 

      翁史烈院士还把眼光投向青少年创新教育这一基础性事业。当年和杨振宁共同发起万利达青少年发明奖的翁史烈,还是上海市青少年头脑奥林匹克协会的创始人之一,无论教学、科研、事务多么繁忙,他都要抽出时间担任市青少年头脑奥林匹克竞赛的评委和嘉宾,鼓励青少年积极亲自动手参加科技创新活动。他寄予厚望:创新思维要从娃娃抓起,我们不仅要培养奔驰的骏马,更要培育驰骋的思想。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每当修改完一篇学生论文,想到学生可以从中受益;每当结束了一次讲座,看到学生高兴的笑脸,翁史烈就觉得格外振奋,也觉得肩上的担子依然分量不轻??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校长的职务可以退休,作为教师的责任却不会减退,“我要为国家培养高质量的人才贡献一点力量。”翁史烈院士一直这样说着,也始终这样做着。 

      “不坠青云之志”

      1995年成为工程院院士的翁史烈,至今仍担任着上海市中国工程院院士咨询与学术活动中心主任,与其他院士一起,活跃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和科技领域,积极开展能源、环境科技的普及和咨询,为国家和地方经济发展贡献着智慧和力量。 

      众所周知,上海是一个水质型缺水的城市。90年代以来,上海夏季气温屡创新高,对自来水的需求也一再创历史最高纪录。但是,作为上海的水源,黄浦江上游来水日趋枯竭,中下游污水上涌,自来水水质下降,上海一再敲响水源紧缺的“警告”。翁史烈院士会同市中国工程院院士咨询与学术活动中心的其他院士,对上海的取水水源问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探索,最终形成了到长江口青草沙取水的方案。2005年12月,国内9个相关学科的26位资深专家对青草沙水源地方案进行了评估论证。2006年1月,“扩大长江水资源开发,利用青草沙水源地……”被正式列入《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 2007年,上海市政府投资人民币160亿元开始“青草沙”水源建设。预计2010年,上海市民将喝上来自长江的优质自来水。“那可都是优质的二级水源哦”,提起这个过程,翁史烈院士脸上露出了孩子般得意的笑容。 

      今年年初,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遭遇了雪灾带来的电力供应危机,上海市虽然没有其他省市那么严峻,但是电力行业的形势也不容乐观。翁史烈院士和中心的院士们居安思危,又很快起草了《关于加强上海电力系统安全保障能力的建议》,已经送呈政府及有关部门。上海院士中心,在全国同类组织中是最活跃的一个,院士们每年都要开一个大会,平时也经常在一起交流,遇到重大的问题就一起讨论,组织专题报告,开展系列学术沙龙,举办东方科技论坛、为政府部门的重大决策提供咨询。“上海市合理、高效使用天然气”、“上海市水资源与可持续发展工程对策”、“淮南煤电一体化基地总体规划”、“上海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中地质环境问题”等大型咨询会相继举办,院士专家的真知灼见为上海的可持续发展发挥了难以估量的作用。

      我们称赞翁史烈院士“壮心不已”,老院士却谦虚而幽默地表示:“把院士们的聪明才智融合到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科教兴市主战略中,是院士中心的‘中心工作’”。同时,他也殷切期望,交通大学的院士们、教授们要为国家做出更大贡献。“院士们和资深的教授们应该更加活跃,更多发出声音”,翁史烈院士语重心长地说,“一方面,这是为国家制定政策提供参考,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升我们学校的声誉,提高在学生中的影响和信任。”“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在这个方面,翁史烈院士已经身体力行,起到了表率作用。

      关注“国之大事”

      “能源,国之大事也”,能源问题已经成为当前各国发展中十分重视的方面。“率先将信息科学和计算机技术引入传统动力机械领域”的翁史烈院士,以一名老科学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多年来一直在这个“国之大事”的领域深入探索。

      “淮南煤电一体化基地” 已经产生了显著的经济效益,成为当今科学合理使用能源的典范。这个工程源于2003年。安徽煤炭资源丰富,具有建设大煤矿、大电厂的优势,其中最为突出的优势在淮南,与巨大的煤炭产能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尴尬的运输能力。淮南煤炭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多次到翁史烈院士的办公室拜访,寻求科学高效利用能源的方案。翁史烈召集中心的院士们对此进行集体论证,院士们通过论证一直认为:上海要在“煤炭资源丰富,输电距离适当”的地区寻找稳定可靠的“新能源”,建立煤电联产新机制,充分发挥联动效应,才能确保能源安全。由此形成的《淮南煤电一体化基地总体规划》咨询报告被呈送上海、安徽两地政府和有关部门。2004年,上海市发改委和安徽省计委签署了《开展电力长期战略合作协议》,2005年7月,国家“皖电东送”工程正式启动。“皖电东送”已被纳入国家“十一五”电力规划和华东电网“十一五”规划,根据测算,这个规划每年可节约3.3亿元。 

      诚如翁史烈院士所说,“只有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体制、机制的综合思考中,才有可能从科技的角度提出中国能源发展的思路”。 

      在“综合思考”之际,翁史烈院士还提出了“要尽可能地发展可再生能源,从科技创新层面和政策层面大力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的新思路。近年来,翁史烈院士频频出现在各种能源的会议和论坛上,为新能源的研发、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大声疾呼。在2008年7月的“世界能源趋势与上海节能进程”专题研讨会上,翁史烈作“中国能源现状与发展”的专题演讲,分析中国能源的实况;指出虽然2050年后全球将有四大能源替代方向,但现阶段(2008年-2030年),科技研究与开发重点还是应放在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能源结构多样化,可再生能源由辅助走向主流;提高能源系统总效率,包括采集、转化、终端利用效率三个方面。 

      “科技创新是解决中国能源问题的根本途径”。2005年6月,交大整合相关学科的力量成立了能源研究院,翁史烈院士出任名誉院长。交大能源研究院是上海交大全校范围内的能源科技创新平台,通过学科交叉与融合,保持与发展上海交大在化石能源高效清洁利用学科方向上的优势,同时大力开拓可再生能源开发与利用、后续能源与新型动力系统新学科方向,形成新的学科生长点和优势学科;同时致力于能源战略与政策研究,为政府决策提供咨询和技术支撑。作为一名能源研究方面的专家,翁史烈院士牢牢地把握着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1995年至2003年期间,翁史烈院士先后兼任过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动力工程学会理事长、上海市第四届科协主席、上海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理事长等学会、协会的领导工作,做出了多方面的贡献。

      正如他获得上海市教育功臣的获奖词所言:“他的目光始终领先于人们的脚步……作为科学家的他,率先将信息科学和计算机技术引入了传统的动力机械领域;作为校长的他,大胆改革学科布局结构,确定了今天交大多学科、综合性发展的战略格局……如今,年逾七旬的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国家新能源的发展。”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2008年校庆时,在学习江泽民同志《对中国能源问题的看法》座谈会上,翁史烈院士在发言的最后,引用了这句诗词。作为一个对国家能源大计朝思暮虑的科学家,作为一个一辈子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教育家,翁史烈院士虽然已经“退居二线”,却依然紧紧联系着科技、社会和教育的“一线”与“前沿”。他排得紧紧的时间表,他节奏紧凑而且不停的步伐,他沉静的面容下火山般蛰伏的激情,他厚厚的镜片后殷切而期待的眼神,似乎都在说:责任重大,时间紧迫,只争朝夕。 

      仿佛看见苍松傲雪,我们惟有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