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8级校友口述]徐青:以身许国终不悔,我的船舶设计师之路


             

     

    徐青,1978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液压传动及控制专业,1982年本科毕业。现为中船重工集团首席技术专家、中船重工集团第七〇一所研究员,是舰船行业新一代领军人物,船舶设计大师。从事舰船研究设计36年来,先后任我国首型隐身护卫舰总设计师、第三代护卫舰总设计师和新型万吨级驱逐舰总设计师。在舰船总体集成设计、联合推进和作战系统等技术领域取得开拓性创新成果,为我国驱护舰跨代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均排名第一)和省部级特等奖1项、一等奖2项、二等奖2项。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口述采集中,徐青回顾了当年交大求学时,与舰船结下了不解之缘,以及在701所工作的经历,他秉承交大人求真务实,努力拼搏,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理念,投身海军大发展,表达了作为设计师以身许国的情怀。

    编者:尤志远

     

    书生意气——我和交大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正读中小学。当时念书并不系统,社会实践活动也比较多,经常要学工、学农、学军。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上了中学后,我除了担任过班长和大队委外,还兼任了民兵营的营长。母亲是在教委工作的,她怕太多的社会活动影响了学习,就在高一时帮我转到另外一所中学,结果没想到比原来学校的活动还要多。一直等到拨乱反正、恢复高考之后,教学秩序才逐渐恢复,一切变得正规起来。

    1977年,我考进了高中重点班,学校的课程安排也增加了,学习开始变得紧张起来。1977年冬天和1978年夏天的那两次高考,我都参加了。第一次高考没被录取,因为当时我是以跳级生的身份去参加考试的,大学对跳级生的录取条件要比一般学生高,各科成绩的平均分要求在98分以上。那次我们班很多同学都以跳级生的身份去报考了,结果只有一人被录取。

    1978年的那次高考,我以全区第二名的成绩考进了交大,实现了我的大学梦。在此之前,是准备上山下乡的,我妈给我准备了一个木桶、一床被子、一面蚊帐。后来考上了大学,木桶就不需要了,但还是背着被子和蚊帐来到了上海。我记得当时坐的是东方红轮船,经过三天两夜的顺流而下,终于到了上海黄浦江畔的十六铺码头。下了船,看到交大派来接我们的大卡车已经停在了那,我们跳上车,一路开到了学校。

    在交大,我学的并不是造船,而是机械,更准确地说是液压传动与自动控制专业,就是63081班。上海交大是国内高校中第一个开设液压传动与自动控制专业的,我们的专业课老师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当年与英国合作,舰上的机械大多采用液压传动,也正是因为这个,我后来才进了701所工作。

    我对学校的第一印象是第一食堂——当时的报到地点。那时,食堂旁边的宣传栏上还贴着很多大字报,还散发着“文革”的气息。报到注册后,我找到了自己所在班级的宿舍,一切算是安顿下来了。

    进了交大以后,我同班上其他同学一样,天天都泡在书堆里,埋头苦读。我的生活可以说是“三点一线”,三点就是寝室、教室,还有食堂。我们那时住在一墙之隔的校外宿舍,六系是和五系住在一起的。我每天去食堂的路上都要经过“民主广场”。平时上课主要是在工程馆里,当时是偏重于机械设计,所以工程制图课上了两年。记得当时我们专业根本就没有正式的教材,有的教材都是油印的,刻完了现印;有时候也用外国人编的书,像“自动控制理论”课用的讲义就是日本绪方胜彦编的。即便有课本,很多老师讲课也不是照本宣科的。

    应该说那时的学习还是蛮紧张的。好在我是从高中的重点班出来的。重点班每天晚上不是自习就是上课,我也早就养成了自觉学习的习惯,所以对交大的学习节奏和氛围还是适应的。白天上课,晚上自习。只有星期天不上课的时候,我才出校门沿华山路到徐家汇第六百货公司逛一逛,买点生活用品什么的。回来后就是洗衣服、洗被子。如果是三伏天,就抱着一床凉席到宿舍的房顶上去睡,因为上海的夏天是很炎热的,而且那个时候宿舍里也没装电风扇,更不用说是空调了。

    虽然离开母校已经很多年了,但我对徐汇校区的那个老游泳池还记忆犹新,印象中在游泳池旁边有艘鱼雷快艇,首部有一挺机枪,两舷各有一座鱼雷发射管,它引起了我的兴趣。一有空闲,我就一个人走到那里,钻进舱室,仔细端详,当时觉得挺好玩的。我开始对舰船有了点认识,也正因此,我与舰船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些年的工作中,我确实感到交大毕业的学生到了单位以后,要比其他学校的毕业生适应得快一些。交大的课堂教学、实验、社会实践和毕业论文的各个环节里,都在向学生传授一种学习和思维的方法,所以交大的学生在科研方面很容易上手。我儿子也是在交大念的本科,2010年毕业。他学的是船舶工程,我和他交流过,发现他们现在读书跟我们那时完全不一样。现在实行的是学分制,用计算机选课,所以必须得有电脑,要不然上机晚了你就选不到好的老师了,我们那时课程都是学校统一安排好的,比较被动;还有一个不同就是我们那会都有班干部、辅导员管着,现在好像不太有人管了。时代在变,学校的组织管理和学习模式也在变,不可同日而语了。

     

    新硎初试——我与七〇一所

    1982年毕业后,我分配工作又回到了家乡武汉。当时我们班来武汉的就我一个,到了七〇一所,我第一印象是所像学校。所区大而宽敞,有一个很大的操场。后来我才知道所区前身就是炮兵学校。

    刚到七〇一所工作不久,当时一条船的船尾出现了异常的振动,领导说你赶快分析一下哪里出现了问题。我就用学过的液压系统原理,通过误差带分析,计算液压波动值,为异常振动的分析提供了支撑,并因此获得了领导和同事的信任。经过这件事,我感到学有所用,这里就是我人生的舞台。

    1985年,朱英富院士当时是我所在研究室的主任,他找我谈话,说经研究决定,任命我为系统科副科长。我当时吃了一惊,心想我毕业才三年,只是个助理工程师,在科里属小字辈,职称也最低,怎么就让我当副科长去领导那些高级工程师和研究员呢?他说没事,我支持你。就这样我成了当时所里最年轻的科级干部。

    老实说当副科长对我来说还是富有挑战性的。记得第一次给大家安排工作,是事先由科长从上海寄了一封信过来,上面写着本月安排谁做什么,然后我再找每个人谈话,布置任务。我就是这样一点点成长起来的。我在副科长的岗位上一直干了8年,直到1993年任研究室副主任,1996年担任主任。2000年的时候,所里进行机构调整,武汉三室与上海分部合并,成立了水面舰船研究部,由我负责。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要到上海去。那段时间我是上海、武汉两头跑。2003年任副所长,2016年任集团首席技术专家。我这些年的工作经历就是这样。

    如果说交大的培养给我打好了基础,那么七〇一所则给了我一个绚丽的舞台。自大学毕业分配到所里,我一直没更换过单位,在造船行业一干就是36年,所以说我对造船事业还是充满热爱之情的。

    七〇一所是总体所,承担舰船总体设计。作为总体所,主要有三个角色:海防装备的规划者,海防装备的研制者,各个专业所的协调者。多年来,我感触最深的是七〇一所像是一块肥沃的土地。一是因为它能把大家培养成才,在这里,不管是谁,只要沉下去,从最基础的开始做起,脚踏实地,都将有所作为,成长成才。例如,当年我招来的第一个博士,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副所长了。二是因为这里也很多新的项目等着大家去开垦和创新,一定是能让大家大展身手的。

    七〇一所舰船设计专业比较全,涉及面广,应该说这其中的跨度还是挺大的,但我也顺利“转型”了,这还得感谢母校,因为是交大教会了我学习的方法,给我打好了基础,让我在毕业后能适应不同的岗位。我来了之后,感到要胜任这个岗位,对于船舶及其相关专业的基本知识都要有所了解。所以在工作过程中,我逐步都自学了一遍。至于实践中遇到了难题,就再去向同事和前辈请教。有一句话叫“书到用时方恨少”,所以说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也正是最能激发一个人学习劲头的时候,这个时候学东西不仅记得牢,而且还能活学活用,这是我的切身体会。尤其是当了总设计师以后,工作中涉及的领域就更多了,包括船、机、电和电子武备等等,仅是电气专业就还分强电、弱电,学问多得去了,牵涉到方方面面。

     

    以身许国——我作为设计师

    在七〇一所,我一直秉承交大人“求真务实,努力拼搏,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理念,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潜心学习钻研,成长为多个国家重点型号的总设计师。

    我第一次担任总设计师是负责多功能综合试验船项目。这种试验船是专门用来做水声及水中兵器试验的。当时我们国家对水声和水中兵器方面的试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按照船东的想法是要把静态试验、动态试验、舷侧阵、水声测试和鱼雷发射等多项试验同时在一条试验船上完成,我们感到难度很大。为此船东还特意去国外考察,发现俄罗斯需要5条船才能完成这些试验。如果要把这些试验集中在一艘船上完成,会遇到很多关键性的技术难题,当时国际上还没有哪个国家这么做过,没有可以借鉴的资料。

    首先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需要设置一个直径超过6m的大型深井贯穿主船体,可是如果这样这船还能航行吗?通过广泛查资料,20世纪50年代有一个英国人曾经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我们按他的方法试验后发现不行。后来我想出了一个镂空顺流的法子,就是设计一种盖子,可以将水井底部的来流导流到船体底部的去流段。船东把它戏称为徐青盖,不过我们当时没申请专利,反正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使试验船既能安全航行,又能做试验。

    研制这艘试验船时遇到的另一个难题是关于舷侧阵试验舱,既要考虑到结构强度又要考虑透声性能的问题,材料的选择非常关键。最早透声窗材料选的是不锈钢,但声波传递时的插入损失比较大,效果不好;然后就换玻璃钢,透声性能好,但不耐碰撞,最后用了钛合金。据悉俄罗斯用的就是钛合金,这是我们第一次使用钛合金材料,虽然一开始没经验,但后来还是解决了与钛合金相关的一些工程应用问题,比如钛合金透声窗的插入损失、安装和环境减噪等关键技术。这以后我们又解决了试验船的电磁兼容、噪声隔离、声纳试验、振动试验和鱼雷发射试验等问题。最终这个项目获得了国家科工委的二等奖。

    1999年这艘船交付使用,直到现在它仍在服役。这艘多功能综合试验船能力特别强,除了试验,还能干很多事。记得2002年的大连空难中,北方航空公司的一架MD-82飞机在大连附近海域失事,在众多搜救船只中,搜索人员就是靠着这艘船才找到了失事飞机上的黑匣子。

    我是从基层科研第一线走上来的,参加了多型舰船的总体设计工作。例如“开封”号导弹驱逐舰的升级改造。它是我国最早的一批驱逐舰之一,受到当年技术水平的限制,装备不是很先进,特别是反潜和防空能力比较弱。一旦敌人从空中来攻击,单靠舰上原有的武器,难以防御。从1991年开始对它进行第一次现代化改造,我们拆除了舰船后部原来的37mm口径舰炮,设计安装了从法国汤姆逊CSF公司进口的海响尾蛇防空导弹系统;到了1999年又进行了第二次改造,用鹰击反舰导弹取代了老式的海鹰导弹,可以说是质的飞跃。经过改造,使我们的战舰第一次具备了近程防空反导能力。该项目获得了国家科工委的一等奖。这为后来我参加主持论证的有“中华第一舰”之称的“哈尔滨”号研制分担了风险。

    2000年,我被国家科工委任命为新型护卫舰的总设计师。该型舰是我国批量建造的隐身护卫舰,是国家高新工程一期重点项目。我国首型远海隐身护卫舰的问世,可以说是我国海军护卫舰的跨越式发展,实现了我国护卫舰从高目标特征到低目标特征、从近海防御到远海防卫的跨越,扩大了我海军编队战略纵深。该型舰于2010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该型舰服役后表现不错,如去亚丁湾护航、联合军演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外界媒体对它的评价也不错,在同各国海军的接触过程中获得了诸多好评,有很多国家想买这种型号的护卫舰,该型舰在国际市场上有一定的竞争力。

    我还主持研制了我国第三代护卫舰,它第一次实现反导导弹热垂直发射。一般导弹的发射方式分热垂直发射和冷垂直发射两种。冷垂直发射是分两步完成的,导弹先从发射箱内弹射到半空中,然后导弹上的发动机再点火启动,俄罗斯的垂发防空导弹大多是冷发射;而热垂直发射是导弹直接在发射箱内点火,然后靠自身的动力脱离发射箱,美国人的热发射技术比较成熟,他们的“标准”系列导弹就是热垂直发射。现在我们也能做到了。此外该型舰还第一次实现火箭助飞鱼雷垂直发射,通俗的说就是先将鱼雷当导弹打出去,这样鱼雷攻击的范围就远了;然后再通过它配备的降落伞入水后用鱼雷攻击敌潜艇,就像“神九”返回到地面一样。它的服役增强了我国海军区域反潜和中程防空反导能力,补齐了航母编队防御体系的短板。目前,它已成为我国建造数量最多、使用最为频繁的主战舰艇,在亚丁湾护航、利比亚和也门撤侨,履行国际义务、展示大国形象、维护我国海洋权益和保卫国家安全等重大任务中扮演主角,屡立战功。去年热播的影片《战狼II》和今年的贺岁片《红海行动》都是以该舰的撤侨行动为原型,体现了国家意志,展现了中国护照的国际地位,激发了世界华人的爱国热情。该型舰于201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做了20多年的总设计师,我的感受主要是三点。一是总师在技术上一定要专业,不一定要样样都很精通,但每一样都要有所了解和领悟,还得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也就是说要博而精。还要注重经验的积累,面对每一个问题时,都有自己的见解,才能有决策的信心和资本。

    二是身为总师必须要有想象力,也就是要有创意。总师离不开总图、总说明书,这都是各专业的总集成。只有热爱生活,关注细节,用跨界思维方法,才能有创意,才能体现其想象力,才能实践创新。

    三是作为一名总设计师,在管理上也应该是一个行家,要有人格魅力,善于组织与协调。因为总设计师要带领一个团队,决不能靠个人英雄主义,所以说要有管理才能,这样才能把大家团结起来干成一件事。现在的科技发展很快,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都是系统工程。要许多人拧成一股绳,才能完成同一目标。一个新的型号搞出来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也不可能是一个人能干成的。所以当总师的各种压力是很大的,独善其身是不够的,还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统一协调。

     

    砥砺前行——我与海军大发展

    我一直觉得很幸运,来了七〇一所之后就赶上了我们国家海军的大发展期。我们国家海军从一穷二白开始,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靠苏联援助,被我们称为四大金刚的101104四艘驱逐舰,就是用数吨黄金从苏联换来的。第二阶段是自主研发阶段,我们通过引进苏联的规范和技术标准进行探索与创新自主研制。第三阶段是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装备发展是滞后的,但我们也吸收了很多西方的军事理念、装备建设思想。第四阶段是美国轰炸我驻南使馆之后,我们国家的装备可以说是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习总书记在今年两院院士大会的讲话中引用了《墨经》中的一句话:力,形之所以奋也。就是说,力是使物体奋起运动的原因。我是搞舰船设计的,对这一句话特别有感慨。舰船披荆斩浪,奋勇向前同样也离不开力,我们在动力形式上不断摸索创新,从首次设计全柴联合推进系统到首创全燃并车跨接推进系统,我们的舰艇技术与西方国家相比,可以说从一开始的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再到如今可以与他们并驾齐驱,同台竞技,在某些方面甚至有所超越,我们正在走一条我们自己开创的科技创新之路。我一直在科研一线工作,目前,正在主持研制万吨大驱,该舰标志着我国驱逐舰发展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对完善海军装备体系结构、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海军、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具有重要意义。去年6月份新型驱逐舰下水亮相,引起世界关注,据说美国人也坐不住了,提前启动了伯克III”的研制计划。

    直到今天,有些技术我们现在可以说是走在了国际领先的地位,无人可以追赶。另一方面,现在国际上对我们的人才队伍也有羡慕之意。上回碰到的几位俄罗斯专家,都已经七八十了,他们就非常羡慕我们有一支高学历的年轻人队伍,年轻人对新理念的接受和吸收能力都是很强的。还有一次遇到法国人,他们也表达了同样的羡慕。

    我非常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才可以投身到国防事业,投身到海军建设当中来。今天我们国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这只是“大”,国家由大到强,还需要很多东西。一是需要人的科学文化素养的提高;二是需要有国际上的话语权。而话语权从哪来呢?这是以国防实力为支撑的,国防实力的重点就在海军。

    为什么海军那么重要?我想,首先海军是一个国际型军种,它承担着我们国家“走出去”的形象窗口的作用。其次,海军是一个综合性的军种,它有自己的陆战队、航空兵、医疗卫生系统,集成性强,技术含量高,是国家实力的象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能参与到海军建设是很荣幸的一件事。第三,我们走向海权国家的要求我们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我们国家有广阔的领海和漫长的海岸线。按照国际法,一个国家对于海洋领土的取得一般有四要素,一是最早发现,二是最早命名,三是最早开发经营,四是连续不断的行政管辖。行政管辖的坚强后盾就是需要一个强大的海军。我们正在从一个典型陆权国家向海权国家转型的路上,要求我们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来保障国家战略。第四,强大的海军是我们维护海外利益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