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8级校友口述]杜志游:与时间赛跑,专注科研


             

     

    杜志游,1977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动力机械工程系,1981年本科毕业。后获得世界银行贷款公派留学,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任中微半导体设备(上海)有限公司资深副总裁、首席运营官暨MOCVD产品事业群总经理。1998年,获得了上海市政府颁发的白玉兰奖Magnolia Silver Award)。

    口述采集中,杜志游回忆了自己参加高考进入交大,参与世界银行公派留学的经历,讲述了多年来工作经历,回顾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他表示,只有在不断给自己加压,不断追求卓越不断奋斗的过程中,我们才会不断发展进步。

     

    口述:杜志游

    采访:陈淼  田宜聪

    时间:2018511

    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泰华路188

    记录:陈淼  田宜聪  毛君兰

    拍摄:田宜聪

     

    交大的学习氛围很浓厚

    我是1966年进的小学,1976年高中毕业,相对来说,我还算是比较幸运的,毕业以后没有下乡,而是直接进入了工厂。到了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在全国都传播开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去试试。当时因为不太想学关于电之类的专业,就报了交大的机械系。我认为交大的学习氛围非常好,大家都非常努力。在我们当时那届,大家年龄跨度非常大,特别是那些老三届的同学,尽管我们是同一届的,但是他们比我们付出得更多,也认真努力得多。他们十几年的青春都被耽误了,像我至少是76年毕业的,到77年去考试,学习一直没断开。但他们是6869年就毕业,然后一直下乡,中间断了那么多年的学习,准备起来确实是很不容易。

    大学的时间过去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我们的班主任张维竞老师和指导员陆志强老师,到现在为止我们也依然保持着联系。张维竞老师一直在交大担任[WTM1] 教授。陆志强老师则是后来在交大一个校办企业里做副总经理。当时他们真的在学习和生活等很多方面都非常关心我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和指导。

    我们班总共45人。那时,我们课余时间的活动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参加的活动也仅仅是排球,乒乓球和体操等;我有时也会参与下棋和打牌。我们班排球打得很好,曾获得过全年级冠军,当时王长林是队长,我是队员。夏迎安是校体操队的主力,何路是校乒乓女队的。

     

    感念师恩,“世行生”起航

    毕业后,我参与了世界银行的公派留学。这段经历我觉得弥足珍贵。当时有世界银行贷款,可以资助一批学生去国外留学,为国家的未来发展做一些储备,非常荣幸地,我被选上了,也就得到了出国的机会。就我自己的发展来说,留学是非常有益的。对现在的很多学生,特别是交大的一些学生,我还是一直鼓励他们,不管将来在哪工作,如果要去读研究生,就应该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其实中国的大学教育,如果是只讲传授课本知识,哪怕与美国最好的学校比,应该是不差的,但是在其他方面可能就差强人意了,比如在做研究和培养研究生方面,我们差的不是一点点。我们的本科生出国读研究生,成绩不会被落下,但是我们国内的博士毕业跟人家的博士毕业相比却还是有差距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鼓励他们出国去看看的原因。

    非常感谢学校能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们出国留学,我们这批世行生也认为应该要去做些什么事情来回馈学校,所以我们发起了范绪箕奖学金来感谢学校,特别是感谢范校长。在留学这件事情上,他非常的投入,虽然当时已经是校长,但是他依然亲力亲为帮我们分析应该去哪里读什么专业。还有当时教师科的严良瑜老师,为我们出国留学做了大量的具体工作。现在严老师也退休了,如今在交大海外教育学院工作。

    我们当时出国的时候,中国留学生还比较少,但我们在美国留学的其实也没遇到特别多的困难,可能大家一开始会感觉有些文化上的差异。还有就是语言交流方面,虽然我有经过英文培训,但初到美国还是不能很好沟通。幸好就语言学习本身而言,只要在那种环境下就会慢慢掌握。我的语言天赋不算好,但是我觉得自己两年以后在学习交流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我想,我能够克服这些困难的原因,主要还是归功于交大学习的良好基础,不然就可能会出现学术跟不上、语言也跟不上的情况。当时交大非常注重学术基础,好在我的基础还不错,这样一来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学习语言,两边都不耽误。我们当时在国外留学是要读到博士的,但是在MIT机械系,读博士之前一定要拿到硕士学位,还要去参加博士资格考试。这个考试压力很大,淘汰率高达50%。总共有两次机会,不过如果第一次你没过,那么第二次过的机会就更小,主要不是因为学术水平,而是精神压力太大。

    还有一个事情需要提一下,就是学生跟老师之间的交流。到了国外以后,你会发现在研究生的课程上,老师们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与国内不一样。他们的不一样在于除了教授你知识以外,最注重的是追求实际应用。他们会教你怎么思考问题,然后怎么简化问题,简化到你能够用一个物理模型或数学模型来解决这个问题。然后你就可以把这个问题用自己所储备的知识解答出来,这样解答出来以后,你自己会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东西是你最后解答出来的,并且跟现实生活中的东西挂钩。这种方式,我到现在还受益匪浅,因为你教的东西可能会变,但是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不会变的。我在国外学习时最大的收获就是怎么在一个复杂问题中抓住问题的实质,使问题简化从而能够通过一个模型来进行分析。这点对我来说受益终身。

     

    为了理想,放弃高薪职位

    毕业了以后,我就在美国Praxair工作。我在那里工作了十年,其中有三年他们派我到上海与宝钢的合资公司工作,在这之后我又去了美国应用材料公司,最后去了梅特勒托利多,在那做了三年之后,和其他朋友共同创立了现在的中微公司。1998年我荣幸地获得了上海市白玉兰奖。这个奖是鼓励和表彰对上海市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和对外交流等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

    我前面工作的三家公司,都是很大的上市公司,但有的时候做事会受到各种规章制度和流程的限制。如果你想按照自己的方式重新做一个生产系统,一些流程实施起来就很难。因为这个事情关乎到公司各部门,你很难在这样的一个公司里面去实现你的想法。

    在中微公司做事,因为公司是从零开始,我想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系统,创建什么样的生产流程,都可以通过自己和团队的努力来实现,这也是我加入中微的原因。同时,我也放弃了当时的高薪以及大公司的工作保障。在我看来,我希望能有一个平台让我发展,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加入中微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的领导尹志尧,他是一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我之前就跟他工作过一阵子,他是一位很值得信任的领导。

    现在我已经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的生产车间、生产流程、ERP系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业界绝对是一流的。在这一方面,可以说实现了我当初的想法。

    在创业的过程中,困难肯定是很多的。因为你选择了创业就等于说什么东西都要自己来。有很多人把创业想得比较简单,但其实创业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每件事都是要从零开始,除了像要研发产品这种必须要做的以外,所有的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都要一点点建立起来。就像一台设备,有几千个零件,但是少一个小小的螺丝钉都不行。我们做公司运营也是一样,少了任何一个细小环节,都无法运转下去。特别是我们工厂在出口加工区,产品进进出出,海关和商检都要监管和查验,都需要自己去解决。如何保证对客户“速度快,交期准时”的承诺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创业真的是需要通过自身的努力,方方面面去搞定才行。因为不像在大公司,你可以求助与其它兄弟公司和部门。

     

    潜心研发,勇于创新

    作为国内半导体及微观加工设备的龙头,中微公司目前主要有三大类产品:用于纳米级芯片生产的等离子刻蚀设备、用于三维芯片等多种产品生产的硅通孔刻蚀设备(TSV)和用于半导体照明和功率器件芯片生产的金属有机化合物气相沉积设备(MOCVD)。

    半导体芯片设备这个行业非常具有挑战性,基本上是把机电系统做到了极限,上述所列举的加工设备由几千个部件组装而成,具体而言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宏观零件,但是它加工出来的产品,却只有依靠电子显微镜才能看见,这也是通过宏观结构的设备进行微观结构的产品加工的极致体现。此外,芯片的微小尺寸和精密结构也对于加工设备的工艺稳定性、可靠性和可重复性也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中微公司致力于追求卓越,持续改进;中微产品的性能指标都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半导体行业的发展日新月异,对于始终坚持自主创新力求保持优势地位的企业充满了挑战。一代产品的成功不代表下一代产品也会成功,今天的市场占有率可能一两年后就会被新产品取而代之。就像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即便在领先位置上也不能有任何松懈。面对竞争对手的压力,及客户提出的更多更高的目标,我们只有不断地向前,不断地加速,才能保持已有的竞争优势。科技进步和体验升级的背后需要的是科技人员持之以恒的努力和付出,而我们所取得的成果,会使个人、行业、社会以及整个人类都从中受益,这也成了我们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并为之不断奋斗的初心和使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