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8级校友口述]邓辉: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邓辉,1977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动力机械工程系,19821月本科毕业。曾任中国船舶工业贸易公司处长、中国国际海洋石油工程公司助理总经理、中国长城工业上海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精密机械上海浦东公司总经理、卡特彼勒船舶动力系统中国区总经理、中国熔盛重工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常务副总裁兼合肥熔安动力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青岛瓦锡兰齐耀菱重麟山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CEO、温特图尔发动机有限公司台湾销售总监、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政协委员;曾获我们的奋斗2009安徽年度经济人物合肥市优秀外来投资企业家”等称号;现任玉柴船舶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口述采集中,邓辉回顾了在交大期间,与同学们互相学习,共促进步,作为学生干部的经历。多年后,邓辉回到母校继续接受教育。他寄语在校生们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培养高尚的兴趣和积极的人生态度。

    口述:邓辉

    采访:陈一锴 李奇 潘浩

    时间:2018714

    地点:上海交通大学

    编者:张可欣

     

    求学交大,有荣誉也有挫折

    我们是77级,也是国家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当年我已经在乡镇中学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但听到了要恢复高考,很兴奋,于是把工作辞了,回家复习了两个月。报志愿的时候,我并没有敢报上海交大。当时,我们这代人都想上大学,为了保证升学,要考虑很多因素,交大是一流名校又地处上海,考的人必然多。我当时报了中国科大和北京钢铁学院,前者虽为名校但是地处安徽,后者虽然地处北京但是不算一流名校,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交大录取了。到学校以后才知道,交大有优先录取的权力。我当年在江西考分还算比较高的,因此可以说,我来到交大是一个偶然事件。

    当年我们不敢报交大的原因还有一个:很多专业全是机密或者是绝密,所有的专业都是代号,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报的是什么专业。录取的通知书上也没有写明,就说了我们是21071班,也就在这样一种机缘巧合下,我们来到了这个班。

    我们班的平均年龄在学校是最小的,不到21岁。当时最小的同学是提前高考生,才16岁。被录取了以后我们才知道自己是在一个叫做船舶涡轮机的专业。我们班江西的同学很多,是因为江西有一个三线厂,这个厂是专业生产船用燃气轮机的,在分配专业时可能有考虑到这个因素。不过我们班同学中没有人报这个专业,因为我们事先都不知情,读这个专业都是带有偶然性的。

    就从我个人发展的经历来说,交大给我带来了很多东西。我原来在江西乐平县,地方小,容易出头。在中学时代,我学习成绩突出,在整个学校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当年我考上交大,走在家乡路上,认识的人都和我打招呼,不认识的人也会指指点点:“啊,这个人就是考上交通大学的邓辉!”我的荣誉感还是蛮强烈的。

    但当我进入交大以后就发现很多同学都比我还优秀,感觉一下子就有落差了。除了我以外,同学中也有人受到那种挫折感的影响。不过想到有这么多优秀的同学,从他们身上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印证了“山外青山楼外楼”这个道理,心态也就平和下来了。当时叶剑英的诗《攻关》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也很大:“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因此我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要一心读书,将来能够攀登科技高峰,没想到后来当了干部,做了企业管理者。

     

    学生干部的历练,受益良多

    在交大期间,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件让我获益终身的事情。一年级下半学期,辅导员找到我,推荐我去当校学生会干部。我说,这可能不行,我们77级的学生特别珍惜读书的机会,还是要好好读书,才不辜负了邓小平给我们提供的这个学习机会。但老师坚持说服我去担任学生会干部,她说:大学里学习是一个方面,但担任学生干部对于你未来的发展也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经历。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学到很多组织管理方面的知识、培养自己的能力。我看过档案,你从小学起就是学生干部,所以我们选择了你。我当时被说服了,就进入了校学生会担任宣传部长。

    我觉得当学生干部对个人未来的发展还是非常有好处的。特别明显的是到了工作单位,也会很快显现出来。举一个例子,1986年我在船舶工业总公司时,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65周年。那天,有很多人要上台讲话,其中也包括被选作积极要求进步的青年代表的我。我上台讲话是脱稿讲的,这就是我在校学生会经常组织大型活动锻炼出来的能力。那时我们机关党委宣传部的部长都有点吃惊,担心我是否能完成,我说试试看吧。演讲完下来,部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邓辉啊,讲的真好!这件事之后,我一下子就在船舶工业总公司整个机关中脱颖而出了。在学生时代,能够兼任一些社会工作,对我们的锻炼是很大的。我们将来即使是做工程技术工作,也离不开这种与人打交道的能力。

    在交大时我也遇到了我一辈子的伴侣,这也源自于学生干部的经历。我和夫人两人虽然来自不同的系,却是在校学生会认识的。有的时候我和别人开玩笑,说我们的关系从同学、朋友发展到恋人、结婚,是一个处处可导的曲线,没有哪个点是突变的。因为大家相处久了,也对对方比较欣赏,就一点点顺其自然地发展。从大二相识的1979年到现在,我们一起走过差不多40年了。

    我夫人当时是在十系,是工程力学系。她在交大读到博士,本科和硕士是在工程力学系,博士是船舶动力系。毕业以后她到了北航,做航空发动机故障诊断研究的博士后,后来到北京理工大学机械系当教授。我从北京调到上海工作后,她也回到上海,回到了交大。

    有人帮她联系了船舶动力系、工程力学系等相关的专业,但她决定到外语系去教英语,因为热爱。这个过程很困难,她是理工科教授要转文科的教授,所以要经过一个特殊的面试。当时学校组织了一个16人的面试小组,经过面试评审,结论是她是一个复合型人才,可以胜任英语教授的岗位,同意作为人才引进。不过她也没有辜负这一结论,在交大外语学院担任英语教授期间,还被评为过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她的经历也告诉我们,大学读什么不一定未来就要做什么,重要的是兴趣。只要热爱,一定能够做好,所谓兴趣才是最好的导师。

     

    献身船舶行业,母校再深造

    1982年至今,我在船舶行业工作共有36年。毕业三十多年来,我基本上都是在这个行业工作。刚毕业时,我国这个领域与国外是有很大差距的,年轻的时候人总是有一点理想和情怀,虽然是被动选了这个行业,当时工作是国家统一分配的,但是从此就爱上了她。我在船舶总公司的时候,我们领导曾经找我谈过话,想把我调到技术引进处这个部门工作,但是我自己坚持要求去了船用设备的出口处。当时国家特别缺外汇,特别鼓励机电设备的出口,但是出口肯定比进口难。当时年轻,喜欢挑战,所以就去了出口处。因为挑战越多,学到的东西越多,成长越快。这一段工作经历奠定了我今后发展的基础,虽然离开过一小段时间,我依然通过一些船舶行业的聚会与整个行业的朋友保持着联系。这也是我在这个行业干了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我相对来说最自豪的一段经历还是在熔安动力,这是毫无疑问的,现在谈起来我依然很自豪。本世纪初,在国家发改委的领导下,当时的国家科工委也参与制定了一个《中国造船发展中长期规划》,要发展造船工业。朱镕基总理提出我们不仅要成为一个造船大国,还要成为一个造船强国。“大”与“强”的区别就在于前者只是数量上的,后者是质量上和技术上的,包括船用设备国产化率。当时我国造船行业国产化率很低,不到40%,绝大多数东西都是从国外买来的,我们只是一个装配厂,跟日本、韩国比差距非常大。2008年,我在熔安动力提出了一个熔安梦,具体内容就是要把中国的动力安装到世界的船舶上去,让世界船舶都有一颗中国“心”。这么说,也是因为我们进入上海交大后老师上的第一课就告诉我们,我们所学的专业就是船舶的“心脏”。这之后全公司发奋努力,创造了很多第一:从建厂开始到生产出第一台柴油机是16个月(之前都要两年以上),从投产开始到达到100万匹马力仅仅花了两年时间(之前韩国的现代重工是最快的,他们花了7年),这些都是破了世界记录的。

    2000年,我在职考到中欧。当时的中欧就在交大闵行校区。之所以有这个考虑,是因为我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进入公司的管理层,开始从事公司层面的管理工作,这和过去自己干,领导一个部门干,有很大的不同,深切感受到必须再学习。第一想到的就是去中欧学习,因为中欧是当时国内最好的商学院。在中欧学习以后,我有两个方面的感受。第一,系统地从国内外一流教授那里学习了管理理论知识。第二,其次从同学那里学到了许多实践经验。考到中欧的也都是一些优秀的企业管理者,我们也经常到他们的企业去学习,听他们介绍。我们讨论课题、讨论案例的时候,同学们也能讲出自己的案例,所以这方面的学习也是非常好的。应该说我在中欧读的两年书收获非常大,还结识了一批优秀的同学。

    虽然我在2013年初离开了熔安动力,但是至今仍然奋战在船用柴油机行业,继续在完成我的梦想:为世界船舶提供中国!我于2016年春加入玉柴船舶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经过两年多来和全体员工一起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尽管船舶市场仍然处于低谷,我们今年的产量将大大超过往年,是我加入公司前最高年份的三倍。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爱读书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我一直信奉“腹有诗书气自华”。我说的读书,不是仅限于课堂上要学习的书,而是包括各种课外书。当年能够考上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也与我读书广有关。恢复高考第一年,我的两个最要好的同学,学习成绩在学校也是名列前茅的,但是一个偏理科、一个偏文科,他们都落选了。和他们比,我考的虽然是理工科,可是我对文史书籍也涉猎甚广,所以幸运落在了我的头上。所谓开卷有益,在后来的工作中也显现出来。我毕业后从事工业外贸工作,这是一项与人打交道的工作,那就离不开文史地理知识。不仅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有对方国家的文史地理知识。谈生意,实际上是交朋友。交到了朋友,生意也就好谈了。无论在日韩还是欧美,我都因为读过不少关于相关书籍,交流起来共同语言就多,很容易交上朋友。当然也要对我们自己中华文化的深厚知识,尤其遇到日韩国家的人,他们对中国文化还是十分了解的,对中国古代文化尤其崇拜。如果他们问起中国的唐诗宋词、孔子老子,我们一问三不知,是会被对方看不起的。他看不起你,怎么能够做好生意呢?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那还是20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去德国出差,买了许多古典音乐CD,在汉堡的大学书店里面买才一两个马克一张。到了机场海关,一过X光,发现有一大片一样的东西,海关官员怀疑我走私,要我打开箱子检查。我一边准备开箱,一边告诉他我买了许多巴赫、贝多芬、亨德尔的音乐CD,这些都是德国人引以为豪的作曲家。他马上露出笑容说,你也喜欢他们啊?我说很多中国人都喜欢他们。他马上说了声非常好,挥手让我过去,也不用检查了。尤其后来当了管理者,读书更显得重要。其实管理一个企业,制度是一个方面,但是文化更加重要。读书不一定有文化,但是不读书肯定没有文化。自己没有文化,又如何用文化去管理人,管理企业呢?

    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就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其实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三十多年来,尤其是后二十年,我利用每年的长假和年休假,和夫人携手,走遍了中国的所有省、直辖市、自治区和港澳台,也周游了世界五大洲的近五十个国家。旅行不仅为我们增长了知识,而且开阔了我们的眼界和胸怀,更是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快乐!

    除了读书,我还有两个爱好:摄影与古典音乐。这些都可以提高自己的艺术涵养,或者说美学修养。一个人有了较高的美学修养,他的气质必高、品味必高。前面我就提到了“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个和金钱没有关系,完全是精神层面的。人在欣赏美、追求美的过程中会得到身心的愉悦和心灵的纯洁。木心先生说过一句话:没有审美能力是绝症,知识也救不了!因此我也希望现在在校的大学生们,要注意提高自己的美学修养,未来才会是一个有气质的人,才会过上有品位的生活。蔡元培先生认为,美育的目的在于陶冶人的情操,认识美丑,培养高尚的兴趣和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养成高尚纯洁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