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回忆和感想

2016-06-24

光阴似箭,一晃已经大学毕业三十年了,大学四年与老师和同学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也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阅读全文

1987 年的临别赠言

2016-06-24

1987 年6 月,我选择了去澳大利亚卧龙岗(Wollongong)大学攻读博士学位(PhD),离别前研究生班(8634A) 同学们为我在红太阳广场开欢送会,我为同学们准备了香烟和汽水作为答谢。...

阅读全文

三十年前在交大的美好时光

2016-06-24

1982 年辽宁省高考发榜,我妈拿着我的成绩单高兴,只强调一句话:吃好的往南走。因我从小在上海爷爷奶奶家生活了8 年的缘故,毅然决然选择了上海,把交大、复旦、同济和上海海洋学院统统填进了我的志愿。...

阅读全文

我们的田野

2016-06-24

那难舍难分的别离画面,至今清晰地印在我脑中。去云南支边的小个初荣,在站台上哭不成声。我陪着流泪,却不知如何安慰。那时我或许算是那幸运中的一个,至少还能留在交大继续读研,还能再享受两年多的校园生活。...

阅读全文

记交大100年校庆重逢

2016-06-24

那年走得太匆忙,连一张同学合影都没照,就各奔东西。...

阅读全文

醉笑陪公三万场不诉离殇

2016-06-24

那还是一个夏日的午后,蝉鸣漫长慵懒,行人寥落匆匆,只有我举着一部已然落伍的手机东走西顾。那时候刚刚去图书馆办完离校手续,还上了研一时候因借书逾期而欠下的四块五毛钱,还掉了自己的校园卡,出门跟警卫大叔表达了一下谢意,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后再不能看着刷卡机上的提示“欢迎,某某某”而暗自鸣然自得。...

阅读全文

实干者才是企业的“里子”

2016-06-24

吾自幼愚钝,为上海交通大学启怜收留,开颅施教,始入正业;十年后再返母校回炉修炼,探知求问。于今又十年,混迹社会,学以致用,乃有初成。...

阅读全文

两代交大情

2016-06-24

我们家和交大有缘,爸爸金宝杰与我同是交大校友。交大也影响着我们家里两代人的人生道路。...

阅读全文

春天里读书

2016-06-24

交大120 周年庆典在即,我从书箱捧出珍藏的交大入学通知书和毕业证书,凝视良久,心情起伏,感叹万千!...

阅读全文

交大之美

2016-06-24

交大之美,在于有能力赋予莘莘学子打开自然世界的金钥匙。理工科是人类和自然界的交界面,是把人类改造自然的梦想赋予实践,是开创未来的先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