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岁交大航天博士校友的无悔人生

2017-08-19

刘从新,19766月生,湖北人。2006年录取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自动化系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专业,2013年博士毕业,进入航天科技集团工作。但他的航天人生,却永远定格在2017年。今天,让我们一道回顾刘从新博士无悔航天人生。

 

上面两条短信,一条是刘从新在上海治疗期间发给他同事的,另一条是弥留之际发给他最亲爱的爱人的。

刘从新生前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九院771所的研究发展事业部智能计算中心主任,2012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博士学位后随即来到航天工作。那年,他36岁。那时,771所几乎没有自己的软件产品。

 

 

刘从新入职前在上海交大校园里留影

 

专业不符、半路出家、年近不惑……刘从新迎难而上致力航天基础软件开发。

“年轻人不要怕苦,不要怕难,要是怕苦怕难就不要搞航天!”

刘从新很健谈,戴着一副眼镜,同事们都亲切的唤他“老刘”。

老刘的座位旁,常靠着一个行李箱,不了解他的人好奇里面藏着些什么宝贝。其实里面装的不过是几件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

老刘给他的徒弟解释说:“这是统筹学的一个使用实例,放个箱子,出差方便,可以直接拎起箱子立刻出发到车站或机场。晚上加班回不了家住单位的时候,也方便。”老刘是个惜时到有些疯狂的人。

5年前,老刘获得博士学位,主要从事图像处理算法方面的研究。来到所里后,被分配从事CPU基础软件方面的工作。专业与岗位两不相交。

有人问,老刘你学到博士了专业用不上,咋整?老刘笑了,“我本科、硕士和博士学的专业都不一样呀,现在让我搞CPU软件,我觉得很有意思,也很有干劲。还得感谢所里能给我这个学习提升的机会呢。”老刘是个喜欢学习和挑战的人。

专业不符、半路出家、年近不惑……老刘只是欣然地迎难而上。

 

 

刘从新博士工作照

 

那一年,老刘没日没夜地查阅学习CPU设计和基础软件开发方面的知识。内网资料有限,他自掏腰包为自己和组员购买了国外论文网站账号下载学习。那一年,他所在的并行计算中心位于西安的长安区,离高新区的家比较远,每天晚上九点半最后一趟晚班车上,总能看到老刘的身影。

学以致用,老刘有想法。他觉得未来航天型号产品必然要靠“软硬件两条腿走路”才行,对系统软件和基础软件的研发将是单位开拓智能化型号装备市场的重要一步。 

老刘的思路得到了所里的支持,在其所在部门组建了基础软件研发中心,老刘被任命为中心负责人。走马上任之初,老刘向大家说了他最大的梦想:“以后要让中国的型号装备都能用上我们的智能软件。”

航天基础软件开发技术艰深复杂,有年轻同志感到泄气时,他总会亲自给大家加油打气,做细致的思想工作。他常说“年轻人不要怕苦,不要怕难,要是怕苦怕难就不要搞航天!”。

熬通宵、眼出血、看淡名利……刘从新拼命工作收获了科研成果也收获了大家的敬仰。

“干自己喜欢的事就不会觉得累,我对航天有兴趣,更有激情。”

2016年可以说是他最劳累的一年。围绕国家战略需求,他带领团队开始向智能计算领域探索,研究触角快速向型号装备、无人机、卫星天地一体化“群智”协同方面延伸。为了申请项目,老刘带领团队研读最新论文,把握技术发展趋势,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技术创新。申请时间紧张,他就通宵读论文、写材料。

10月的一天,为了在天亮前完成一份报告,大家忙到了凌晨4点,老刘趴在沙发上短暂休息,组员们准备好材料找他签字时,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他!

只见老刘侧身靠在墙边,呆呆坐着,手里还攥着厚厚的一沓材料。当有人用力掐他的脸,他才从滞迷中缓缓醒来,急忙询问进展如何。看到完整的材料时,老刘强打精神,但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老刘实在是太累了。

 

 

刘从新跟同事在北京出差时通宵改报告的背影

 

他常在班组例会上说:“要像照管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手里的项目。”

对工作上的事他念兹在兹,无日或忘,却舍不得在自己的事上花一点时间。某项目鉴定迫在眉睫,连续数周,办公室里除了键盘敲击的声音就是他和大家讨论工作的声音。一位同事在向他汇报工作时突然发现他眼角渗血,惊呼:“你眼睛怎么出血了!”他竟沉迷在工作中浑然不知。过了半晌,才明白了那位同事的意思。去洗手间照了照镜子,老刘只是淡淡地说:“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在同事的劝说下,老刘最终不情愿地请假去看医生。没想到一个小时不到,他又回到单位。在大家的错愕中,他笑着说:“小意思小意思,医生说没大碍,坚持用几天眼药、注意用眼卫生就行了。”

组里的同事总劝他不要太拼,要注意身体,他却说“干自己喜欢的事就不会觉得累,我对航天有兴趣、更有激情。”

带着这种对航天事业的无限热爱,老刘带领着团队收获了一系列成果,2016年以来,综合电子操作系统、863预研等一系列国家级的项目获得批复。老刘带领团队研制的操作系统荣获了陕西省国防科技进步奖,并已成功在多个卫星产品上应用。同时,该款软件也是771所历史上第一款系统级软件产品。在他的带领下,基础软件研发中心如今也发展成了下辖3个班组、20多人的智能计算中心。

项目荣誉,他总是让给年轻人,项目专项奖金,他更是都分给团队的其他成员。凭着这样的人格魅力和班组文化,这些年来,他的班组没有一个年轻人离职,大家互帮互助、共同成长,亲密得像一家人。

 

 

病重前,在党员民主评议活动中刘从新写下的自评书。

 

病重期间仍坚持工作……刘从新用生命诠释“将军就要战死在沙场上”

“我要活下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多年的辛劳消耗了太多太多,在理想一步步实现的时候,刘从新病倒了。

今年3月,他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后来,同事们才知道老刘的身体早有不适,但是为了不耽误工作,一直强忍着病痛,在研发一线和大家一起攻关技术难题。

病重期间,老刘忧心的还是工作。住院后,他还是会给中心的项目负责人打电话,询问项目的进展情况。从上海完成治疗回到西安后,他马上打电话询问各个项目的工作进展,并进一步给出了详细的指导意见。老刘还打电话请同事帮忙带一些书和论文到医院来。病榻上,他仍然坚持阅读专业书籍和智能软件方面最前沿的论文,还一心想着病愈后如何开展更多的研究,让软件产业发展得更好。

同事们去看他,他很乐观,跟大家谈的还是工作,聊到中心未来的发展,他异常兴奋,手舞足蹈地为大家勾画软件产业未来的宏伟蓝图,开心得像个孩子。他还告诉大家要赶紧返回工作岗位,不要耽误项目进度。 

老刘的脚步永远定格在了2017523日,年仅41岁的他带着未竟事业的遗憾,离开了挚爱的工作。

就在去世当天上午,他曾振臂大呼:“我要活下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在葬礼结束后,他70多岁、满头白发的老妈妈拉着领导的手说:“我的四儿走了,他的工作有没有人能接上,有没有给大家添麻烦?”。

 

 

追悼会现场

刘从新常说“将军就要战死在沙场上”,老刘用他的生命生动地诠释了这句话。

 文/韩晶 赵一明

图片由九院771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