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合格的热处理工程师

2016-06-24

1966 72011班 刘颂声

    1966 年从交大金属热处理专业毕业,毕业后去原五机部江津长风机器厂工作,长期在热处理车间任技术员。江津人文汇粹,藏龙卧虎,发生许多故事。热处理车间是个好地方,尤其是冬天,前来烤火取暖的人多,成了摆龙门阵的宝地。江津人眼界甚高,见多识广,不比大城市人差。个个较傲气,充满自信。热处理的学徒多系老三届中学生,要考我的水平。常出些鸡免同笼之类的智力测试考我。当我被他们认可后。待我十今亲切。每当箱式炉开炉时不叫我动手,让我休息。他们说只要多听些我讲的故事就可以了。

    我们进厂时正值国家援越抗美,我们不计成本制造机枪。兵工产品质量第一,机枪如在战场卡壳,这种责任谁也承担不起。军代表告知一件发生在朝鲜战争的机枪临阵卡壳事件导致志愿军指战员伤亡。所以我们工作中处处小心认真,严格谨慎。从一开始就养成质量第一的思想。产品在厂内要做精度测试,灵活性测试。每批产品中要抽出一挺作寿命测试,即把枪打烂为至。因而靶场枪声夜以继日,声震十里之外。每年还要送国家靶场做复杂的种种试验,风雨,扬尘,拖拽等。我最怕靶场突然寂静无声,必定那儿出事了,指不定又是热处理的。有一次枪上一个罗栓打裂了,把我找去分析原因,硬度偏高但在合格范围之内,金相也合格。厂长问为何断裂,我答许是装配时用力所致。与会者同意我的分析,又问有何措施,我主动压缩硬度范围,由HRC37 44,压到37 40。军代表和产品工程师十分满意,以后再无同类事发生。

    我在热处理车间整整干了十年,专业绝对对口,学以致用,为我国的兵工生产作出了一个交大学子的应尽的义务,以我的青春回报了祖国对我的培养。 车间设备除了热处理常用的箱式炉、井式炉、盐浴炉外,较为特别的是大量使用金属浴炉,即用熔铅作为加热介质,称为铅浴炉。好像《热处理设备》中没有介绍过。我问老工人,为什么要用铅炉!我说这铅是有毒的,要危害生命的。他说加热速度快,加热均匀,能保证质量,又能提高生产率。我说你们不怕死吗?答曰,每月有32 元保健供应,相当双工资了。我无言。但我己下决心,只要我在这里,一定要设法取代铅炉。后来我历经三年奋斗,制成一台枪管中频感应加热自动淬火生产线,替代了笨重的铅炉。

    我在车间里无办公室,我的办公桌放在工人的更衣室,反正伏案写的情形很少,八小时工作时间多在现场。热处

理范围很广,除了主车间,还有酸洗房,喷沙房,校正组,高频厂房。还有仪表室(专管热工仪表的),电工班,修炉

组,制品组,调度组等等。我天天必到的,一个地方呆十几分钟,就够我转悠了。好在那时没有手机,他们要找我由

调度员联系。我发现热处理现场技术员主要不在制订工艺而在于如何保证工艺的实施,不在于对热处理原理的熟悉而在于对热处理设备的精通。以前在上柴厂实习时只着重炉前操作,不注意炉子本身和它后面的设备。比如高温盐浴炉后面的变压器。但到工作了就要面面俱到,不能有一处疏漏。徐祖耀、徐佐仁等老师没有告诉我们这些知识,在工作中一一补课。知道了高频设备实际就是无线电广播设备,就是一台电台,要受公安局监督,周围必须用铁网蔽。中频设备更复杂,先整流成直流,再逆变成交流,使50HZ 变成1000HZ。我自学了不少无线电专业的知识。自动记录仪的使用(大华仪表厂生产) 控制柜的维修(华通开关厂生产),虽有仪表工和电工在应付,但技术员必须懂,才不会被他们胡弄。真的当一名合格的热处理工程师很不容易,不知同学们是否有此同感。

八十年代我又转战核工业前哨,参加海盐我国第一个核电厂的建设,把我的中年贡献给刚刚起步的民用核电事业。现与核反应堆为邻虚度残生。一生无求也一事无成,唯爱回首往事,写点东西,如能存世,不胜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