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良师益友

2016-06-24

 

爸爸自1938 年从美国回来,便一直在国内高校任教,1939 年底,他与交通大学校友一起筹建交通大学重庆分校。1940 9 月,分校成立,聘请爸爸为电机系教授及系主任。为了培养电信方面的高级人才,在重庆国民政府交通部等单位的资助下,学校委托爸爸筹建电信研究所,1943 年,电信研究所成立,爸爸任主任,并开始招收研究生。抗战胜利,回到上海,1946 年上海恢复建立了交通大学,爸爸继续担任电信研究室主任。从1944 年到1949 年,共培养了24 名工学硕士,几乎占到民国期间中国培养的工程硕士总数的一半。教学中,他完全采用和采取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材和培养模式,毕业的学生解放后都成为国家科技和教育界的栋梁,其中数名还当选为科学院院士。1978 年恢复研究生制度后,爸爸是全国首批硕士生和博士生导师,1986 年国家设置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他主持的博士点又首批建立了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几十年来,他桃李满天下,为培养学科建设接班人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爸爸内心有着孩童般的真诚和善良,毫不保守,爱学生,爱人才,把学生视为自己的儿女、朋友、兄弟姐妹,全身心地投入,培养他们成材,成为国家栋梁。他一辈子几乎都奉献给了学校,从事着唯一的教师职业。早在抗战期间,爸爸刚从美回国,在重庆招收研究生时,他的年龄和学生们相仿,个别学生甚至比他还大。他没有一点教授的架子,经常和学生们一起打篮球、打排球,和学生们亲如朋友、兄弟,被戏称为“Baby”教授。爸爸妈妈结婚时,学生们都来闹新房,把学校送来的新床都折腾坏了,校长不得不重新换了个送来。

爸爸喜欢招收全面发展、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学生,不喜欢学生死记硬背。他在招生时不看重分数和名次,看重学生对基础的掌握和要领的理解,特别关注对英语和数学的掌握情况。爸爸认为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很快,所以在选择研究课题时,一定要有超前意识。他在担任博导时,不是给每个学生出一个孤立的题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给出一系列的题目。于是,一个博士生做完一个题目后,后一个博士后还可以接着做相关的课题,从而把研究工作持续地推进下去,一步步提高。对于博士生写的论文,爸爸都会认真审阅后,和学生讨论,提出详细的修改意见。对于其中的英文论文,他甚至会一字一句地修改,就在去世前他仍在病床上一一修改博士生的论文。在每次的研究生、博士生论文答辩中,作为答辩委员会主席,他往往会提出很基础但又很尖锐的问题,经常会让有的学生感到难以回答,甚至不知所措,但打分却相当宽松。除了学业,爸爸也非常关心学生们的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经常请研究生来家里做客吃饭,还会力所能及地资助经济特别困难的学生。他每次买来新书看完后,都会把书有针对性地送给自己的学生或青年教师。他教育学生学会做事要先学会做人,做一个勤奋、乐于助人的人,做一个诚实和高尚的人。爸爸绝对不能容忍的就是利用不正当手段,抄袭和剽窃他人的论文。

对上海交通大学自动化系的教师和科研人员来说,爸爸亦师亦友。自动化系形成了一个学术梯队,发挥各自所长。他大力扶持有才学的年轻人,想方设法帮助他们早日晋升到高级职称,给机会,压担子,让贤。爸爸婉拒包括上海自动化学会理事长在内的各种学术职务,推荐出类拔萃的中青年学术骨干来担当。对于以他的名义申请来的课题经费,他从不占为己有,而是慷慨资助年轻人开展科研工作和学术交流,爸爸没有一本属于他自己的课题本。他心胸宽广,只要有利于祖国科学事业发展,只要是渴望学习,不管校内还是校外,只要有求于他,爸爸都会满腔热情,毫不保留,亦师亦友地接待,传授及探讨。他的学生满天下。2015 年是一个特别值得纪念的年份,爸爸已经离开我们20 周年了。但在写这篇回忆纪念文章时,爸爸的点点滴滴、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眼前。他的胸怀祖国、献身科学、勇于开拓、求真务实的精神,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作为您的长女,今年也是我的本命年,我要像您一样,保有一颗充满活力、洁净的童心,学会感恩和宽容,活到老学到老,迎接更光辉灿烂的明天。

亲爱的爸爸,我也替您祝福我们的祖国更加强盛,祝愿我们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早日迈人世界一流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