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岁月

2016-06-24

1966 27011 班 竺承祥

光阴似箭,岁月如歌。记得我在上海继光中学读书时,辅导员带领我们到上海交大参观,我们走进校门,先到史穆烈士墓地,敬仰碑文,肃然起敬!二位先烈,那么年轻,为国献身,真是可歌可泣!后来我们游览绿树成荫的校园,看到宽敞明亮的教室,真是难忘!那时,我的心灵深处,已默默地下了决心,有个梦想,好好学习,高中毕业考交大!

我在1961 年高中毕业,高考填报第一志愿是上海交大船舶制造专业。当时想如果以后能到设计院或船厂上班,留在上海工作,那多好呀!

那年夏天,我进了交大,在分专业时,到了27011 班。当时,我对工程物理没概念,也没兴趣,当知道以后要与反应堆打交道,有核辐射,对身体有伤害时,心里真害怕!上了专业课,老师的讲课是多么的认真,上辅导课,帮我们解释难题和疑点,使我逐渐培养了学习兴趣。记得张定海老师多次到我们班,关心我们生活,指导我们学习,介绍工程物理专业对国防建设的重要性,他对我们的期望,使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也就更加努力学习。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系里的邰亚传、毕浩然、杜圣华、钱存泽、张寿恺、姜正发、杨修周、周法清、蒋思杰和周文娟等老师讲课的风范。特别是周文娟老师,她和蔼可亲,是我们的班主任(在九十年代我儿子有幸上交大核工程专业时,周老师也曾担任他们的班主任)。她不仅关心我们的学习,还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们的生活。我真为交大有这么一大批敬业、爱学生的老师而感到高兴和骄傲!

1967 年毕业分配时,我班的黄宝森和邹卓新穿上军装,去了新疆某基地。我和李楚东、沈振新、王日清、王荣忠、严卫忠、周渭清和朱秀锦分配到四川的西南水电研究所。当时交大七系的文炳权和王文华以及八系的徐乃澄、王伟华和盛慧先也分配到西南水电研究所。我们于1968 6 月份去了四川夹江909 基地。我们住在干打垒土坯房,食堂是供炊事员做饭菜的简易工棚,到食堂买了饭菜,席地就餐。当时,“196工程”处于三通阶段(即通路、通电、通水)。几十位66届毕业生,集中在一起,由政治指导员负责我们的学习和生活。我们于七、八月份接受工农兵再教育,去了湖北军区沉湖军垦农场,我们在一片潮湿的湖地,挖土筑堤,八人一组拉犁翻田,种上了稻子;住的是茅草棚。经一年半的劳动锻炼,我们在1970 3月,又回到了四川原单位。

我在四川九0 九基地工作和生活了十八年,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最难忘、最激动的时刻——

毛主席批示的“196 核动力装置”试验成功!

七十年代初,九0 九基地除了西南水电研究所外(后来称为核工业部一院,即现在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还有核工业系统的土建、安装单位和海军某个支队,整个基地由军管会领导和指挥,按照毛主席批示的要求,军民齐心合力,国内有关院所和不计其数的工厂通力合作,在那深山沟里完成了“196工程”。我们参加了“196 核动力装置”相应的试验和运行工作,在试验的关键时刻,现场总指挥、“196 核动力装置”总工程师彭士禄等有关领导随时向北京中央领导请示、汇报,在试验成功之时,现场工作人员的激动心情难以言表,我们中国人民终于有了自己设计、自己生产、自己建造,自己调试和自己运行的“196 核动力装置”!

我在1986 年调到秦山核电厂,又经历了一次最难忘、最激动的时刻——在1991 12 15 日秦山核电厂首次并网发电成功!追根溯源,在1970 2 月周总理曾指示:二机部不能光是爆炸部,而且要搞原子能发电。在2 8 日,上海市革委会传达周总理的指示精神,研究部署了核电站的建设工作,中国首座核电厂因此被命名为“728 工程”。

728 工程”又称为秦山核电工程,该工程有6 个设计单位负责设计,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为总体设计院,此外还有电力工业部华东电力设计院、上海市政设计院、核工业部二院、核工业部四院和浙江省钱塘江管理局。

秦山核电厂(一期)是中国首座自行设计和建造的核电厂,装机容量30万千瓦,该工程于1983 6 1 日破土动工,1985 3 20 日浇筑反应堆主厂房第一罐混凝土,1991 12 15 日首次并网发电。秦山核电厂建设成功,结束了中国大陆无核电的历史,填补了中国能源领域的空白。秦山核电厂是国之光荣,是一座历史丰碑,它是在中央领导、国家各部委和地方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参与建设的各科研院所、设计部门、制造厂家、施工单位大力协同、团结合作的结果,也是秦山核电厂和核工业系统的职工知难而进、顽强拼搏、艰苦奋斗的结果。

秦山核电厂质量保证办公室在198512 7 日成立。我在1986 4 月调入质量保证办公室,在核电厂质量保证的工作岗位上,我经历了核电厂的安装,系统和设备中间交工验收,核电厂调试、运行和停堆换料大修等阶段的质量保证工作,直到2002 年退休,经公司返聘,我在质保部工作到2008 年。在这期间我先后从事《秦山核电厂质量保证大纲》、《秦山核电厂调试质量保证大纲》、《恰希玛核电厂调试质量保证大纲》(巴基斯坦核电厂--- 中国援外项目)、《秦山核电厂PSR 项目质量保证大纲》的编制工作,对公司各部门执行质量保证大纲的情况进行监查和监督;对合同单位(如上海核工院、四川宜宾核燃料元件厂、武汉核动力运行研究所、上海无损检查中心、上海汽轮机厂等)的质量保证大纲执行情况进行监查。对秦山扩建项目(方家山核电工程)合同单位编制的质量保证大纲进行审评。

1989 11 月,我到奥地利维也纳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参加了《核电站质量管理有效性评价》的专业会,先后到日本(海电调交流项目任团长)、芬兰和匈牙利的核电站(任团长)进行访问和考察。

2010 年至2011 年,经公司返聘,我又投入了《国之光荣》——《秦山核电有限公司志》的编辑工作(附照片三),该志共有15 卷,我负责《卷二 生产运行》、《卷四 技术支持与改造》、《卷六 质量保证》和《卷八 人员培训》的编辑工作,该志在2011 11 月已由原子能出版社出版。2015 12 30 日,我接到通知,到交大校友会开会,毕业离校50 年,又回到母校,见到当年的老同学,真高兴!原来因家务忙,未准备投稿。前几天,原大班班长王吉星发我邮件(你那里是否写一篇关于核电建设的文章?);机动学院邓柳老师也发邮件鼓励我。于是,我欣然命笔,回想以往,夜不能寐,仓促写了《难忘的岁月》。以感恩教育和培养我们的交大和老师们!感谢我原工作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对我的培养和支持!

祝交大更上一层楼再创新辉煌!